多么黄糖

等小其成年

【逸其逸】数

#勿上升




——你说过,只要我数到106,你就能出现。

 


1

      一场春雨刚过,鼻息里尽是花瓣同泥土的芬芳。敖子逸站在J大校门口左右看,来来往往的人群中还是没有他想见的身影。空气中的水汽微微打湿了他的发梢,敖子逸打了个喷嚏,还是没忍住,拿出手机打了电话。

 

      本想用质问的口吻让对方明白他有多焦急,电话一通,声音却瞬间变得温柔得自己都受不了:

 

      “嗯?到哪儿啦…我都等了一会儿了…好啦我数,1、2、3…50、51…

 

      …104、105…”

 

      “106!”

 

      背后突然传来了最熟悉的声音,一双温热的手覆上了敖子逸的眼睛。

 

      “猜猜我是谁呀。”

 

      敖子逸心情一下子雀跃起来,却故意压下了扬起的嘴角,拉下那人的手,转身假装严肃地问:“说吧,这次又是什么借口?”

 

      黄其淋献宝似的从口袋里摸出几颗包装可爱的糖果,捧到敖子逸的鼻尖:“去了你最喜欢的那家,喏,柚子味的。”

 

      敖子逸看着黄其淋一副求表扬的小模样无奈地叹了口气,拍拍他的头,接过糖放进自己口袋里。指尖触到凹凸不平的锡纸包装,有微微的刺痛感。

 

      那家糖果店……要绕很远的路才能到。这个家伙今天肯定又起了个大早去折腾。

 

      恋爱中的敖子逸,觉得他的男朋友黄其淋简直是世界上最完美的人了。却一直有一个缺点——每一次约会,都一定会迟到。

 

      刚开始敖子逸还都相信是事出有因,什么邻居的小孩突然要拜托他照顾啦,自行车半路掉了链子啦,路边的猫咪看着很可怜就回去给它拿吃的啦。到后来,各种奇怪的理由都冒出来了,敖子逸才觉得不对劲。

 

      黄其淋好像是故意的,每一次都要让他等待。

 

      黄其淋看敖子逸不说话,有些抱歉地扯了扯他的衣角:“早上…排队的人太多了。”

 

      “嗯。”敖子逸也习惯了,他顺势牵起黄其淋的手,拉着他往校园里走。

 

      “你的手好凉啊。”黄其淋捏了捏他的手掌。

 

      敖子逸不想说是在冷风里等了太久,只是换成了十指交缠,微凉的手指穿过对方的指缝,又牵着揣进了自己的大衣口袋里。“这样就好啦。”

 

 

 

2

 

      J大的樱花大道上人不少,但大多数人脸上都是失望的神情。一场雨下过,又刮了风,今年樱花的花期结束得尤其早,道路两旁只稀稀落落地剩下那么几棵还没完全谢,大家排着队在树下拍照。

 

      “你看吧,是你一直吵着说要来看花,来得晚了,花都不等你啦。”敖子逸额头碰了碰黄其淋。

 

      本是开玩笑的调侃,低头一看,黄其淋却是真的很难过的样子,眼睛里都失了光彩。敖子逸心疼得赶紧把人圈在怀里。黄其淋轻轻叹了声气。

 

 

      “你说,这个世界是不是总是这么没有耐心。”

 

 

      “嗯?”敖子逸没太听清,他收拢了手臂,在黄其淋耳边说:“可是我听说,在那边的小道上,可能还有盛开的樱花树哦。”

 

 

       敖子逸领着黄其淋七拐八拐到了一条无人的小径上,黄其淋觉得莫名其妙,这周围哪里有樱花树的影子?那人却一直兴冲冲地往前走,黄其淋都快跟不上了,隔了几步兴致缺缺地跟着。直到敖子逸走到一棵大树前停下,转过身。“就是这里。”

 

      “敖子逸你是不是傻?这是一棵橡树。”

 

      “你走近一点。”

 

      黄其淋将信将疑地往前走了两步。“什么嘛。”

 

      “再走近一点。”敖子逸的眼睛在略暗的光线里闪闪发亮。

 

      黄其淋干脆直接走到了敖子逸面前,“说吧你搞什么…”

 

      敖子逸却突然伸出一只手紧紧抱住了他,另一只手好像触发了什么机关。黄其淋没有反应过来,下巴垫在敖子逸的肩窝睁大了眼睛。

 

      眼前的一切都好像在慢动作播放。

 

      粉白的花瓣漫天飞舞,缓缓地无规则飘动,温柔地将静静拥抱的两人包裹在其中。落英缤纷,仿佛是在樱花开得最盛的季节,在全世界最大的樱花树下,忽而吹来一阵微风。

 

      黄其淋一时失去了语言能力,连身体都忘记作出反应,手臂垂在身体两侧任由敖子逸抱着他在耳边絮叨:“我早就知道等到今天会看不到,可你之前又没空,我就自己来收集了一大口袋花瓣,藏在这树上,拉根线口袋就会倾斜一个角度让花瓣慢慢落下来。嘿嘿,上面还放了一个小鼓风机…唔!!…”

 

      突然的冲击力推得敖子逸没站稳,后背都撞到了树上,又有几片花瓣被震落,飘到了他们肩上。唇上是一片温热的触感。

 

      黄其淋从来没有主动吻过他啊,敖子逸被幸福感冲得迷迷糊糊的,他微微睁眼看了看眼前黄其淋颤动的睫毛,闭上眼加深了这个吻。

 

      

      他吻得太深情太投入,以至于没有发现黄其淋顺着脸颊滴落的眼泪,砸在樱花瓣上,又陷入了土壤。

 

 

 

3

 

      敖子逸很着急。

 

      黄其淋失踪了。

 

      黄其淋是一个很需要自己空间的人,所以有时候会有几天联系不上,敖子逸也都习以为常。本以为这次也像以前一样过几天就会出现,可等了半个月还不见他和自己这个男朋友联系,敖子逸也坐不住了。

 

      电话,空号。社交网站,消息清空。去黄其淋的学校教务处查询,竟然没有这个学生注册。

 

      一个人,就凭空消失了。

 

      敖子逸本来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了解黄其淋的人了。可残酷的事实告诉他,他和他之间的联系,根本就脆弱得像一根干枯的芦苇,一折就断了。

 

 

      春夏秋冬,时间倒是过得很快。没了黄其淋的敖子逸,生活还是照样得过,只是心里总是缺一块,空洞得很。

 

      他翻着手机里的相册,两人的自拍,他拍的黄其淋,笑的,假装生气的,看书的,做菜的。有一张黄其淋在看手机,透明的手机壳里还夹着他们俩第一次去看电影的票根。黄其淋平时很少说什么肉麻的情话,却常常在这些小地方体现他的浪漫。

 

      他是爱我的吧。敖子逸想。那他为什么还不出现呢。

 

 

      很快就要到圣诞节了,也是敖子逸的生日。他看着越来越热闹的街景,和周围兴致勃勃做着节日计划的人们,觉得一切都了无生趣。

 

      直到收到了那封信。

  

      敖子逸一个星期才会开一次信箱,那封薄薄的信夹在一堆广告宣传单里,差点被敖子逸一起塞进垃圾桶。还好他瞥到了信封上,他最最熟悉的字体。

 

      他回到家洗了手,小心翼翼地拆开信封,展开信纸。

 

 

敖小逸:

 

      我很想你。

 

 

      敖子逸觉得眼睛里像是起了雾,他一遍遍地把眼眶里不断涌出的水汽擦掉,又要小心不要沾湿了信纸,这让他花了好一会儿才弄明白信上接下来写了些什么:

 

 

      抱歉过去瞒了你很多事情,本来还想再继续瞒下去。可是现在英国这里处处都是圣诞节的气氛,我住的医院里也有许多圣诞装饰,我就总是想起你。

 

      明天我就要做最后一个手术了,我还是,想告诉你所有的事。

 

      在遇到你之前,很久之前,我就确定得了一种无法医治的病,医生说我最多还有五年寿命。我和家人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我父母托关系让我可以在学校里旁听,我就想尽量地,像个普通人一样,平静地度过最后的时间,也减少与人接触,封闭自己,不想让别的人知道我的事而难过。我以为,就这样过着挺好。

 

      可后来,我遇到了你呀。

 

      你跟我表白的时候我吓了一大跳,你看起来很受欢迎,有好多朋友,你怎么会喜欢我呢?我想到自己的情况,当然应该立刻拒绝你。可是我突然想,我在这个世界上这么短的时间里,还没有谈过一次恋爱,那会是什么感觉呢。我的心跳得很厉害,看着你期待的眼睛,鬼使神差地就点了头。你开心得抱着我转了好多圈。我却在心里不停地跟你说对不起,我太自私了。

 

      第一次跟你出去约会的时候,我很早就准备好了,却在约会时间快到的时候突然发了病。我吃了药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不能动弹,恨自己没用,决定等会儿去见你的时候就告诉你实情和你分手。后来我去找你的路上,你打电话给我,我不知为什么就跟你说,你数到106,我就会出现。然后我就看见你了,在人群中等着我,傻乎乎地数着数。准备好要说的话,突然就都说不出口了。

 

      我想,你那么温柔地等我,我也想让这个世界等一等我们。我还想和你在一起很久很久。

 

      从那以后,我又开始积极寻找治疗方法。后来终于被我找到现在负责治疗我的这个英国专家,他说通过手术有可能根治我的病,但是风险极大,只有50%的成功率。

 

      我定下了飞英国的日期,但决定不把这件事情告诉你,怕你担心。现在想来,这或许是个错误的决定。但当时,我只是想,如果能健康地回来,我们就好好地在一起。如果不能回来,你不知道实情,就不会太难过,可以更快把我忘记。

 

      可我又特别担心,你没有耐心等我那么久。如果我回来了,你已经不是我的敖子逸了,我会特别特别难过的吧。所以我就,每次约会都故意迟到,每一次都让你等很久。

 

      我以为这样就可以慢慢培养你的耐心,在我离开以后,你能等我更久一点。

 

      后来想来真是特别幼稚,如果当时把那些浪费的时间,都用来好好约会该多好啊。我真是傻。

 

      现在真的要面临最后的手术了,我才开始觉得害怕。我怕你还不知道,我爱你。我还想当面对你说这句话。

 

      我一定可以的。你相信我吗?

 

      你生日那天,去我们的橡树那里等我吧。

 

                                                   黄其淋

 

 

 

4

 

      圣诞那天的凌晨,整座城市还没有醒来,高耸的圣诞树上的小挂件反射着朦胧的晨光,像许多双眼睛,注视着这个在凌晨的街道行色匆匆的年轻人。

 

      敖子逸在太阳还未完全升起时就来到了橡树下,他还穿着上次和黄其淋来这里时的那件大衣,衣服的背后隐隐有一小块污渍,是上次靠在湿漉漉的树干上和黄其淋接吻时蹭脏的,回去一直没能完全洗干净。

 

      他想起那次约会前一天,因为怕被管事的看见,也是这么早来这里,偷偷摸摸地爬树藏鼓风机,从树上下来的时候还差点摔个狗啃泥。想起那时的傻样,敖子逸都不禁笑出声。

 

      还好他喜欢。敖子逸想到当时黄其淋的表情,心里的满足感还在咕嘟咕嘟冒着泡。

 

      太阳渐渐升到了天空正中,冬日的阳光并不晒。敖子逸坐在橡树的一根树干上,眯着眼睛懒洋洋地对着前方用手指比了一个相框。也许下一秒,那个人就会闯进这个相框,笑眼弯弯比一个V字,跟他说,敖小逸,你是不是又等了我很久啊。

 

      夜幕降临的时候,远处的樱花大道传来了嘈杂的音乐声和学生们嬉笑打闹的声音,这会儿虽然没有樱花,那些树上却缠了金色的灯串,一派节日气氛。从敖子逸这里可以隐约看到一点儿,更衬得他坐的这里黑漆漆的。但他却没觉得寂寞。他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左胸口,听到沙沙的纸响声。那里的内袋里装着那封信。信上的每一个字他都已经背了下来。那个人说,他一定可以的。他还说,你相信我吗?

 

      当然相信你啦。


 

      远方不知谁开始放起了烟花时,敖子逸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夜光手表,分针还差两格就要指到午夜十二点。

 

 

      敖子逸笑了,喃喃自语道:

 

     “好啦,我知道了,我数。1、2、3…

 

      “…50、51…

 

      他的声音突然有些哽咽,清了清喉咙,继续坚定地数着。

 

      “…104、105…

 

      他闭上了眼睛。

 

 

 

      “106。”

 

 

End










                    

评论(17)

热度(96)

  1. 狗狗会回来找你的多么黄糖 转载了此文字
  2. 是wikiii呀多么黄糖 转载了此文字
    很怕有一天会突然没掉,这篇文给我的感觉就像没有糖的牛奶味的糯米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