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么黄糖

等小其成年

【方墨】会被吃掉的!

·脑洞来源是方方玩狼人杀的时候因为笑起来坏坏的像小狼一样所以更容易被观众怀疑


1.

 

      易安动物中学转来的新生方翔锐,是一只狼崽。起初大家有些怕他,因为这是易安第一次收狼学生,很多动物觉得他看起来凶凶的,谁也不敢和他做朋友。直到后来方翔锐逐渐露出了蠢萌的本质,还把自己的校园论坛账号简介改成了“渴望友情的方方”,大家才开始觉得,他虽然长得一副狼的样子,但傻笑出梨涡的时候,还是挺和善的。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狮子展逸文先带头关注了方翔锐的校园论坛账号,算是宣告了和狼转学生成为朋友,其他动物也都渐渐接受了他。

 

      只有松鼠林墨一直拒绝和方翔锐做朋友。

 

      他默默握紧手中的松果:“骗得了所有人,骗不了我。方翔锐这只狼崽,是会吃动物的。” 

 

      那天在学校天台差点被吃掉的事情,林墨跟谁都没有说。一方面,过了午夜上天台违反了学校的规定,是会被处分的。另一方面,那天晚上只有他们两个,没有别的目击证人,这个时候跳出来说出事实,说不定会被认为是排挤新同学。

 

      “唉,一群傻动物,到时候怎么被吃掉的都不知道。”林墨决定,暗中观察,等方翔锐下一次露出狼尾巴要袭击动物时,当场揭穿他的假面。

 

      为了和方翔锐对质的那一天,林墨还一直锻炼身体增强自己的武力值。由于是松鼠的缘故,他没办法看起来太凶,但是生气的时侯鼓起两颊,还是很有威慑力的,林墨觉得。

 

2.

 

      可是没想到,这一天这么快就来了。

 

      课间时林墨又打算到方翔锐的教室楼层进行侦查,可刚走到楼梯拐角的时候就听见了方翔锐的声音。他忙躲到墙后,只露出耳朵听着。

 

      “我森~气~了~”方翔锐说。

      “搞~死~你~”方翔锐又说。

 

      林墨心中一惊,鼓起勇气探出头看,只见虎斑猫孙亦航正被方翔锐压制着,嘴里还发出了痛苦的声音。天哪,要说这孙亦航虽然是猫,可平时力气比很多狗同学还大,看来方翔锐这是放大招要吃掉孙亦航了!

 

      孙亦航是林墨的好朋友,林墨很着急。他呲了呲想象中的小獠牙,毅然决然地从墙角走出去。方翔锐听到动静扭头看向他,眼睛突然一亮。林墨被盯着立刻想起那天夜里差点被吃掉的恐惧,一个腿软扭头就跑。一边跑一边喊:

 

      “方翔锐吃动物了!!大家快来啊!!!”

 

      正是课间,动物们听到林墨的呼喊,很快都聚集到一起,跟着林墨跑了过来。

 

      被动物们层层包围的方翔锐脸有些红,还是像刚才那样盯着林墨看。有身后的动物们撑腰,林墨没有那么害怕了,他扑向孙亦航,急切地问:“你怎么样?哪里受伤了没有?方翔锐他刚才差点把你吃掉,还好我叫了大家来……”

 

      “啊?”孙亦航一脸懵逼,打断了因为紧张一直碎碎念的林墨,“方翔锐刚才在挠我痒痒啊?”

 

      “……。挠痒痒?”林墨傻了。

 

      “对啊我们闹着玩儿呢,”孙亦航拍了拍林墨的头,“怎么啦?”

 

      “可是你不知道他……”

 

       围观的动物们有的看不下去了:“林墨,你不能因为方翔锐是狼就说他坏话啊,你这是歧视,校规都说了动物动物平等。”

 

      林墨摇了摇蓬松的尾巴,有些尴尬地看了看孙亦航,又看了看大家,最后看向方翔锐。后者依旧脸红红地看着他。在动物们的注视下,林墨鼓起脸颊,不情不愿地说:“对不起。”

 

      可心里想的是:“对不起你个小松果!你这只大尾巴狼没干坏事脸红什么,总有一天,我还会抓住你的。”

 

3.

 

      那天之后,林墨觉得自己被方翔锐盯上了。林墨喜欢在校园论坛上发一些帖子,有时是风景照,有时是抱着松果的自己,有时是一些心情日记。乌龙事件那天晚上,林墨发现,方翔锐给自己的很多帖子都点了赞。后来每次他发新帖,方翔锐也常常第一时间点赞,比林墨那些初中迷妹的速度还快。

 

      林墨这个松鼠呢,其实还是很希望别的动物能懂他的,所以他虽然不说,却对每个愿意看他帖子的动物都很珍惜。可是方翔锐……你做这些是没有用的,我才不会被你的表象迷惑!林墨想。毕竟现在全易安知道方翔锐吃动物的真相的只有自己一个,林墨决定,为了整个中学的安全,他一定要坚定自己的信念。

 

 

      果然很快,林墨又逮到了方翔锐袭击动物。这一次是在宿舍的公共休息室。林墨放学后刚进宿舍楼,就听到了小狮子展逸文稚嫩的吼声和方翔锐的叫声交织在一起。完了完了,展逸文虽然也是猛兽类,可是年纪太小,战斗力还不如虎斑猫,肯定不是方翔锐的对手。林墨这次也不敢自己先去救了,直接狂奔到校园操场上:

 

      “方翔锐吃动物了!!大家快来啊!!!”

 

      同学们将信将疑,但动物命关天,大家还是跟着林墨跑回了宿舍楼。

 

      林墨冲在前面,大力推开公共休息室的门——

 

      只见展逸文骑在方翔锐身上,举起一只狮爪开心地说:“赢啦!”

 

      旁边正在录像的羚羊池忆看见突然涌进来一大批动物,茫然地放下手机,瞪大眼睛问:“怎么了?”

 

      林墨着急道:“你们都没事吧?刚才在门外听到方翔锐要吃掉展…”

 

      “呃,我们在玩摔跤。”展逸文从方翔锐身上爬下来。

 

      “……。玩摔跤?”林墨又傻了。

 

      “对呀,而且我赢了哈哈哈哈,方翔锐太弱啦!”展逸文嘎嘎嘎地笑了起来。

 

      池忆为了证明展逸文说的是真的,开始用手机播他刚刚录的影像。身后动物们的窃窃私语声越来越大。可林墨这时已经顾不得了,因为方翔锐突然站起身朝他走了过来。林墨吓得尾巴上的毛都竖起来了。

 

      方翔锐还是脸红红的,他走到林墨身前,低下头用只有他们两个能听到的声音说:“我让着弟弟的,恩…我没有那么弱..”

 

      嗯,是啊,肯定让着了。你那天要吃掉我的时候力气有多大我是知道的。林墨想。突然发现方翔锐的狼脸离自己特别近,林墨整个松鼠都不好了,扭头挤开凑在一起看摔跤录像的同学们跑走了。

 

4.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相信林墨说的方翔锐会吃动物了。林墨表示理解,毕竟狼来了的故事所有动物都听过,已经弄错了两次,再想说服别人几乎是不可能。

 

      甚至连林墨自己,都开始怀疑那天夜里是幻觉了。因为他越来越觉得,方翔锐他不仅是表面上,实际上也真的不坏。孙亦航告诉林墨,因为他两次错怪方翔锐,有方翔锐的朋友本来想向校长举报林墨歧视同学,这在易安动物中学是会受到严重处分的。是方翔锐拦了下来,还说林墨也是好心。

 

      “你们之间肯定有什么误会,”孙亦航和林墨从小一起长大,知道林墨不轻易信任别的动物,“但是方翔锐真的,是一只好狼。”

           

      看着兄弟诚恳的眼睛,林墨答应,会尽量和方翔锐好好相处。

 

5.

 

      林墨怀疑方翔锐是个抖M。

 

      因为再一次错怪他之后,他不仅继续给自己的帖子点赞,还开始评论了,几乎每次都是前排。校园论坛的其他动物也发现了这件事,他们乐于看到林墨和方翔锐和好,于是每次都给方翔锐的评论点赞,还留言“送方方上前排”。

 

      于是莫名其妙的,即使两人生活中也没怎么说过话,所有动物都逐渐默认了,他们俩变成了朋友。连林墨自己也慢慢适应了这种奇妙的关系,如果哪次帖子下面没有方翔锐的回复,他都会有点不习惯了。校园论坛上甚至出现了一些他们的CP粉,还头头是道地分析起了之前林墨的种种行为,称之为“犯蠢地吸引”。对此林墨表示,真正的勇士敢于面对流言蜚语。然而在无人的角落还是忍不住怒摔:蠢你个小松果,你们才蠢。

 

      但不可否认的是:林墨发现自己越来越在意方翔锐这个狼了。

 

      之前养成的暗中观察方翔锐的习惯一时半会还没办法改过来,林墨的目光还是常常投向他,慢慢发现,方翔锐平时看起来很蠢萌,但也很会关心别人,会照顾比他小的同学,别人弄他,他也不发脾气,最多假装生气逗大家开心。笑起来会有梨涡,运动之后脸上会泛起两团红晕,林墨看久了这张狼脸,竟然觉得有点可爱。

 

      林墨忧心忡忡地想,完了完了,没法守护易安了,我也像其他的傻动物一样沦陷了。 

 

6.

 

      易安动物中学最近组织了时下很流行的狼人杀游戏活动,意在培养同学们的 逻辑思维和语言能力。这天是首场比赛,全校的同学都来到大礼堂观看。参赛者有狼崽方翔锐 松鼠林墨 虎斑猫孙亦航 羚羊池忆 小狮子展逸文 骆驼何洛洛等校园人气动物,场面十分热闹。

 

      可几轮下来,大家发现了一个问题,无论方翔锐的底牌是好人方还是坏人方,大家总是会怀疑他是狼,因为他不笑的时候看起来凶凶的,像狼;笑的时候看起来坏坏的,也像狼。问题是——他不是像狼,他就是一只狼啊!每每判断错误的平民们表示,我们能怎么办我们也很无奈。

 

      林墨坐在场上把一切看在眼里,有点替方翔锐难过。轮到林墨发言的时候,他想了想,说:“我选择相信5号方翔锐。”发言的时候林墨没有看方翔锐那边,却能感觉到一双亮亮的眼睛盯着自己。林墨突然觉得心跳得很快。

 

      游戏结束了,骆驼何洛洛拿到了游戏王,礼堂里欢呼雀跃,选手和观众们都在讨论着刚才比赛的精彩片段。林墨却明显感觉到,方翔锐的情绪不高。没等动物们散去,方翔锐就一个狼悄悄离开了。林墨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身体快于大脑行动,快步跟了上去。

 

      在天台找到了正仰望天空的方翔锐,林墨犹豫了一下,走过去坐在了他旁边。一狼一松鼠就这样并排坐着,看着天上的白云被风吹散了形状,暮色渐渐降临。

 

      “林墨,”两人安静地待了好久,方翔锐突然叫了林墨的名字。或许是太久没说话,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还有点哽咽,“你说这个世界是不是永远都以貌取动物。”

 

      林墨想说不是,可联想到自己之前的举动,似乎最没有资格这么说了。

 

      “我已经很努力了,”方翔锐说,“我总是让着比我弱小的动物,不乱发脾气,甚至不敢太大声说话。我只想让大家知道我不是一只坏狼。”

 

      “可今天我才明白,都没用。从何洛洛开始说‘大家好,我是糯驼何糯糯~’的那瞬间,我就知道我输了。没有人会相信洛洛是坏动物,他有张人畜无害的草食动物脸,而我是只狼。”

 

      林墨在旁边听得心都疼了,心思细腻的他太明白不被理解是怎样的感受。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去同情比自己强大的猛兽,可他现在只想抱抱眼前这只八字眉忧伤的狼。

 

      “说到底,为什么是狼人杀呢,为什么不能是羊人杀,猫人杀,骆驼杀?不管校规再怎么规定,动物动物平等是不可能的,歧视也会永远存在…”

 

      林墨越听越难过,忍不住打断方翔锐:“我我我…我再也不歧视你了。真的。”

 

 

      方翔锐却转过头来看着他:

 

      “林墨,我知道你不是歧视我。”

 

      林墨被他看得更结巴了:“我之前不是总、总是…”

 

      方翔锐挠挠头,有点害羞:“我知道你那是因为生我的气才故意找我麻烦的嘛。”

 

      “啊?”林墨没听明白。

 

      方翔锐的脸又红了:“嗯…我那天晚上没经过你同意就亲你,是我不对。”

 

 

      “………你亲…我?”林墨这回彻底傻了。

 

      方翔锐看着他,亮亮的狼眼睛中有幸福的光在闪烁:“我刚转来那天,晚上睡不着想来天台吹吹风,正巧你也在。那晚月色特别美,你仰头看着天空的侧脸,有一个鼓鼓的可爱弧度。月光撒在你身上,仿佛在你尾巴上镶了一层银边,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松鼠……”

 

      “你等等,”林墨渐渐从懵逼中回过神来,一爪子拍在方翔锐头上,打断了他的小学生作文式的回忆:“老子深夜在那儿磕松果!你嗷呜一声冲过来!我还以为..还以为……”

 

      “以为什么?”方翔锐好奇地问。

 

      “算了……”林墨看着方翔锐的眼睛,突然决定不去毁掉他对那天晚上美好的回忆。自己的那个版本,就当作秘密留在心底吧。

 

 

      林墨抬头看了看天空,今天的月亮也很漂亮呢。

 

      方翔锐看着林墨的侧脸,突然又嗷呜了一声。林墨莫名感到了危险的临近,一扭头,果然一张狼脸近在咫尺。

 

      “林墨。”

 

      “嗯?”

 

      “你知不知道,你每次来找我麻烦,我都超开心。”

 

      “..果然是个抖M..”

 

      “你还知不知道,我今天那么想赢比赛的理由?”

 

      “…不知道。”

 

      “因为游戏王的奖牌是松果做的啊!你最喜欢的。”

 

      “哦。”

 

      “林墨。”

 

      “有话就说。”

 

      “我可以亲你吗?”

 

      “……”

 

 

      星空下的天台上,是谁的心跳在耳畔砰砰地响。

 

      今天也要违反校规了,闭上眼睛的时候,林墨想。

 

 

 

7. 

 

      “唔......你亲的时候能别用牙咬吗?就是因为你这样我才会以为……”

 

      “嗯?以为什么?”

 

      “……算了。”

 

 

 

 

 

 

 

End


评论(31)

热度(347)

  1. 见易思千多么黄糖 转载了此文字
    嗷呜太可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