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么黄糖

航墨小段子之歌词

前方黄段子出没,小朋友请自觉回避



      第一次演唱会成功结束后,六个人都喝得有点多,回到宿舍,其他几个纷纷扑向自己的床躺倒,有的嘴里还咕噜咕噜着,也不知道是在唱歌还是打呼。

 

      孙亦航和林墨最后进门,孙亦航揽着林墨的腰,在他耳边不知说了什么,林墨的脸咻得变红,挣开孙亦航就想跑,却被拦腰抱起,进了旁边狭小的储衣间,落锁。

 

      孙亦航把林墨抵在门上,喝过烈酒的嗓子有些沙哑:“不是答应我了,第一次演唱会结束了就…?”

 

      “可是他们都...唔..在外面...嗯..”还想挣扎的林墨在黑暗中被孙亦航堵住了嘴,含糊的话语渐渐成了变调的喘息。

 

      “他们都睡着了,别怕…”孙亦航的手从林墨的后脖颈抚到他的背,又逐渐向下。林墨外套微凉的手感刺激着孙亦航的神经,让他迫不及待想感受衣物下细腻肌肤的温软。

 

      “把外套脱掉。”孙亦航说。

 

      被亲得迷迷糊糊的林墨酒精有些上头,听了这句条件反射地接:“我来负责你的快乐?”

 

      孙亦航眸色一暗,随即将林墨的身体翻转过去,凑近他的耳边,说:

 

      “好啊~”

 

 

 

      那天晚上,社员们在梦里都朦朦胧胧地听到了bang bang bang的声音,他们想,那一定是演唱会的回音在脑海中回荡。

 

 

 

 

 

 

 

*已经中了cbbb的毒…咕噜咕噜...


评论(15)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