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么黄糖

【洛墨】纯友谊(ABO) 上

#瞎写,私设一堆,勿上升

#CP:洛墨

#文墨/文航情节有,不打tag了,注意避雷

 

 

 

 

 

 

 

1.

 

      近期热点话题: A和O之间有纯友谊吗?

 

      作为坚定的AO平权维护者,林墨每次被问到这个问题,总是很有信心地拍胸脯保证:“有!”拍得用力过猛,咳嗽一声,被身边的何洛洛一把搂过去阻止他继续摧残自己。

 

      和其他Omega不同,林墨这个平权主义,很少去维护他自己这个Omega的权益,倒是整天为Alpha群体鸣不平。他觉得,现在社会上把Alpha过于妖魔化,Omega自我保护手册上,都将Alpha形容成一看见Omega就挪不动脚的变态禽兽,一闻见发情的Omega就会失去理智。

 

      林墨于是胆战心惊地度过了自己的第一个发情期。他发现,并没有什么Alpha前来侵犯自己,便更加觉得媒体宣传的都是骇人听闻的夸大说辞。

 

      林墨不知道的是,他那股子腻人的甜香从门缝窗缝里飘出去,几乎引来了附近几条街一半以上的单身Alpha。有的已经觊觎林墨许久,好不容易才等到他发情;有的呢纯粹是循着味道来碰碰运气。

 

      ——是何洛洛守在林墨家门口,咬着牙红着眼,轰走了每一个兴致勃勃跃跃欲试的Alpha,引发众人的强烈不满,却敢怒不敢言。何洛洛平时温厚得很,可要是真生起气来……Alpha们打了个冷颤,悻悻离去。

 

 

      那一夜之后,何洛洛购入一套高档小区的恒温房,窗缝门缝比一般的楼房严密,警备设施极好。收拾妥当后把林墨挪了过来。半辈子的隔壁竹马正式成为室友。

 

      不止一个Omega向林墨表示了深深的担忧(当然他们大部分暗恋或明恋何洛洛):“小墨!你怎么能和一个Alpha住在一起…难道不会太..危险了吗?”

 

      林墨受到关心分外感动,他一边尽力宽慰着忧心忡忡的Omega,一边大大咧咧勾住何洛洛的脖子,又重复一遍他的AO友谊论:“我家洛洛对我啊,那是纯友谊!你知不知道,以前他闹我,骑在我身上挠我腰还脱我衣服,都那样了他也没……哎呀你干嘛???“

 

      何洛洛就着林墨勾着他脖子的姿势,将他打横抱起,冲着眼前一脸惊恐的Omega点了点头,冷淡道:“我们先走了。“

 

      Omega尴尬留在原地,远远听着暗恋对象换上一个温柔口吻对怀里的人说:“小时候的事情…就不要跟别人说了。”

 

      林墨从此在嫉妒心爆棚的Omega之间有了一个绿色健康茶饮的代称,当然这些风言风语都被何洛洛挡在了他的世界之外。

 

      然而全世界可能只有何洛洛自己知道,林墨真不是什么xx表,在林墨眼里,他俩千真万确是,纯友谊。

 

      因为林墨有个男朋友——低他们两级的学弟,展逸文。

 

        

 

 

 

2. 

 

      要说林墨和展逸文在一起的过程,也是十分奇葩。展逸文的哥哥孙亦航也是个Omega,是林墨最好的朋友之一。孙亦航平时和林墨出来耍,一般不带着他弟弟。Omega一起玩带着个Alpha,总不太方便。

 

      但那天他正好就把展逸文带来林墨家了。何洛洛当时也在,正陪着林墨擦他那架好久没弹的钢琴。何洛洛敏感地感觉到,孙亦航和展逸文之间的气氛好像不太对,展逸文不停地凑,孙亦航不停地躲。

 

      林墨倒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他从小被何洛洛保护得太好,无比单纯地长成了一个无法读取空气的人。他只是看到对着孙亦航撒娇的展逸文觉得新鲜——原来Alpha还可以是这样的?

 

      孙亦航又一次轻轻推开凑上来的展逸文,低声说:“你不是一直想学键盘吗?林墨会,让他教你吧。”

 

      展逸文委屈地瞪了孙亦航一眼,板着脸蹬蹬过来在钢琴前坐下,乱弹一气。正烦闷的时候,他忽地嗅到一丝令人舒心的味道,接着,后背陷入了一片温软的甜香。

 

      ——林墨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身后,环住了他。他轻轻地按住展逸文作乱的手指,停止了噪音,又在他手边的琴键上弹了一小段轻快活泼的旋律。他的手指纤长,指甲修得平整漂亮。弹奏的时候不小心碰到展逸文的手,展逸文想,原来看起来暖呼呼的Omega,手指却是凉的。

 

      展逸文鬼使神差地,握住了林墨的指尖。

 

      林墨微微偏过头,看着他:“这段比较简单,要我教你吗?”

 

      展逸文头有点晕, 他想,林墨的味道和哥哥有点像。林墨的还更甜一点,比哥哥更像一个Omega,不是吗?他又快速地瞥了一眼一直沉默不语的孙亦航,心底升起一股躁动的火。

 

      他保持着握着林墨手指的姿势,别扭地站起来转了个身,嗓门很大地对着林墨说了一句话,声音轰隆地灌进整个房间里另外三个人的耳朵里:

 

      “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

        

        

 

 

 

3. 

 

      后来何洛洛再去回想那天的细节已经记不太清 ,他只记得,自己像往常一样想要把林墨强行抱离这种尴尬的场面,却看到,林墨满脸激动和欣喜,像个第一次被老师表扬的小朋友。

 

      他雀跃地说:“好呀!“

 

      展逸文就握着林墨的指尖,亲了他的嘴。

 

      然后呢,何洛洛好像把展逸文扯开,跟他打了一架。他努力让自己忘记这一段记忆,因为和比自己年纪小的Alpha干架,实在是有些不那么光彩。好在展逸文也是个战斗力很强、疯起来不要命的主,两个人都好像憋着一股气,困兽一样咆哮着,把林墨家里弄了个天翻地覆。


      两个Omega没有劝架,早早地逃离出来,并细心地帮Alpha们关上了门。对于已经成熟的Omega来说,Alpha打架时候释放的信息素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再在房间里多待一秒,他们两个都有可能被刺激到晕倒甚至强制发情。

 

      他们也完全不担心会出什么事——Alpha本来就是很喜欢打架的生物,林墨和孙亦航都是长时间和Alpha生活在一起的,最开始看到他们带着伤回来还会吓一跳,后来就很习惯了。

 

      林墨和孙亦航偷得半日闲,在街上晃荡。两个人各有心事,一时无话。

 

      刚刚喜提了男朋友的林墨看起来却也不是那么高兴,他收起在房间里的雀跃神情,沉默了一会儿后,一脸忧虑地对孙亦航说:“我觉得你弟弟好像不喜欢我哎。”

 

      “啊?”孙亦航不知道在想什么,被林墨一问,好像吓了一跳,“不喜欢你…为什么要跟你在一起啊..”

 

      “谁知道呢?”林墨若有所思,“可能是为了气他喜欢的人吧。你每天跟你弟弟在一起,他最近有喜欢的人吗?”

 

      孙亦航变得很慌张:“没、没有吧…”

 

      林墨说:“哎,要是你发现他喜欢谁,要让他尽早去表达心意啊。Alpha总是不主动,Omega也会很难过的呀。”

 

      孙亦航嘴角微抽:“哦..好的……”

 

      “其实这样最好啦,”林墨突然又高兴了起来:“现在呢,你弟弟就先借我用一下吧!”

        

 

 

 

 

4. 

 

      展逸文和林墨交往后,倒也是真心诚意对他好,经常带着他出去,和自己乐队里的哥们儿玩。于是何洛洛和林墨的日常对话中,就多了许多林墨对展逸文及其狐朋狗友的吐槽。

 

      “哎哎你知道嘛,展逸文他们乐队里有两个比他还低两个年级,都还没分化!就开始谈恋爱了!”林墨痛心疾首:“我看他们两个到时候都会分化成Alpha!可怎么办!”

 

      何洛洛把洗好的苹果往林墨碗里削成块,有一搭没一搭地:“这有什么,喜欢上了就喜欢了。”

 

      再说,就算正好分化成了AO,又有什么用呢。何洛洛看了一眼翘着脚嘟嘟囔囔抱怨着男友的林墨,把碗里的苹果块剁成了苹果泥。

 

      “我跟你缩,”林墨又想起什么有趣的事,“展逸文竟然要我穿女装给他看哎!当着他小弟的面!”

 

      当啷两声,是何洛洛手中的水果刀砸在碗的边缘又掉到了玻璃台面上。“你穿了吗?”何洛洛沉声问。

 

      “当然没有!”林墨躺在沙发上,腿顺势搭上了何洛洛的肩膀,宽松的睡裤卷上去,露出了大半截纤细白嫩的小腿。

 

      何洛洛顺着那小腿的曲线往上瞥了一眼,不动声色地握住林墨的脚踝把他的腿放好,林墨却不依不饶地又翘了上来。

 

      “就你哥这腿,我怕扮了女装,展逸文那群小弟受不住。”林墨得意洋洋地,任睡裤更加危险地滑了上去。

 

      何洛洛忍不了,反身把林墨扑倒,勾着他的腿弯挠他侧腰,一边避重就轻地问道:“你说谁是哥哥呢。”

 

      林墨被他挠到笑得喘不过气,忙求饶道:“你是、你是哥哥!你是我爸爸还不行吗!”

 

      何洛洛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却并不想轻易放过林墨。自从林墨有了男友以来,他们两个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亲密了。

 

      没了挠痒痒的动作,两人的姿势就变得稍嫌暧昧。林墨小小地挣了一下,没挣开,只能放弃。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一时之间只听得两人的呼吸声。何洛洛盯着林墨看,谈了恋爱的林墨,和以前的林墨,有什么不一样。一直被他保护在身边的林墨。什么都不懂的林墨。现在整天在外面跟着别的Alpha鬼混的林墨。

 

      他发觉不知不觉间,林墨好像多了很多他不知道的模样。

 

      何洛洛用拇指顺着林墨的下巴抚到他的嘴唇,稍加用力地摩擦,那里很快就变得红红得一片。

 

      ——和Alpha接过吻以后的林墨是这样子的吗?

 

      他的另一只手寻着林墨垂在沙发一侧的小臂摸到他的手,将自己的手指一根一根塞进他的指缝。

 

      ——和Alpha牵手时的林墨是这样子的吗?

 

      何洛洛又将视线移到了林墨的后颈,那块隐秘的腺体现在不在他视线范围内。他出神地盯着林墨的后背与沙发之间的阴影,何洛洛在想,还有什么样的林墨是他不知道的。

 

      林墨有点怕。他察觉到何洛洛好像是生气了,因为他开始释放出了一点Alpha的信息素。两个人离得很近,林墨感到,自己心跳快得不太正常,他慌张而漫无边际地想,家里抑制剂还没补货,发情期要是到了怎么办。

 

      他想出声叫何洛洛起来一点,但体内翻涌起陌生的感觉,他怕自己现在一张嘴,就会发出什么难堪的声音,只得抿起嘴唇,别扭地将头歪向一边,以躲避何洛洛灼热的视线。

 

      林墨没想到的是,他这样一动作,正好将自己的后颈暴露了出来。他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空气中Alpha信息素的浓度骤然上升,刺激得他眼睛里很快蓄起了泪。

 

      何洛洛终于开了口:“他...咬过这里吗?”

 

      何洛洛按着林墨的脖子,小心翼翼地抚过腺体周围的肌肤,林墨终于忍不住低低地哀叫一声。

 

      “没有。”林墨回答到。

 

      “为什么?”何洛洛问。

 

      为什么没有啊?林墨睁大眼睛迷茫了一会儿,终于想了起来:“展逸文说我的味道太甜了。”

 

      这算个什么理由?何洛洛感到荒唐。Omega不就应该是甜的吗?就像林墨现在不断散发出的这样的,能瞬间勾起Alpha的征服欲的甜香味道……

 

      何洛洛贪婪地嗅着,着魔一般地向林墨俯下身去。

 

      不知是信息素的作用,还是别的原因,林墨没有挣扎,顺从地任洛洛动作,手臂也乖乖地环上何洛洛的脖子。直到何洛洛温热的嘴唇终于触碰到林墨的腺体,他才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砰砰!砰砰!”

 

      何洛洛的动作一滞,这是什么动静,自己的心跳声有这么大吗??

 

      接着他和林墨都听到,门外有个细小的声音在呼喊着:

 

      “救、救命啊,林墨,救我…”

 

      是孙亦航的声音。






tbc.

评论(18)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