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么黄糖

【航其】找到一个主人(下)

#勿上升

*R15预警

(上)



      “……什么??”

 

      我手一抖杯子没拿稳,水洒出来了一些到我们两人身上。手忙脚乱地想下床拿纸来擦,无奈身上还有只大型宠物我根本起不了身。

 

      他看到溅在我身上的水珠,又好像渴了似的,伸舌头想要舔。

 

      “黄其淋,”我慌忙制止了他。因为惊吓而结巴了起来,使我的话听起来很没有说服力:“人、人类是没有发…情期的。”

 

      “我知道啊…”他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好像受了什么委屈一样。像是为了强调,他的嘴唇凑近我的耳朵,湿热的呼吸打在我的耳畔:

 

      “可我是猫啊。”

 

      我一时不知该如何解开眼前这个死循环。事实上,我现在根本就很难集中精力思考。

 

      洒在身上水渐渐蒸发,带走了皮肤表面的一些温度,凉飕飕的。然而,我却明显感觉到,随着我怀里的人上下蹭来蹭去的动作,身体的某个部位愈发地火热了起来。

 

      这家伙根本就不知道,他现在有多危险。

 

      我自暴自弃地闭上眼睛,任由他继续胡闹。他把头埋在我脖颈,喃喃地说了些什么我也无法静心去听,脑子里跑起了火车。

 

      “一看到主人,就很…喜欢,”

 

      当初那么抗拒把他带回家也是担心会发生这样的事不是么……

 

      “总是想,主人如果能一直抱我摸我就好了。只抱我,不去看其他的猫。但你好像一直都很忙…”

 

      毕竟他这样一直近距离在我身边晃,忍不住也很正常…

 

      “所以我真的很高兴,你愿意带我回家。我想,因为主人喜欢我才会这样做。”

 

      可是明明在医院的时候已经克制得很好了……

 

      “第一天住进来的时候,看到主人洗完澡出来头发上的水还没有干,心跳突然变得很快,我看着你,就想,啊~这就是我的主人。 就,特别幸福的感觉…”

 

      比以往更努力地搜集资料寻找治疗方法,想尽快把他治好,才能正常地追求和交往,曾经这样很好地计划过的。

 

     “后来也是,每次都会心跳加速,还会觉得脸上很热,身体也热,我还以为自己病了…”

 

      已经很辛苦地一直伪装到现在,所以要放弃吗。现在就开始一切的话,是背德的吧。

 

      “今天看了饲养手册,我才知道,原来不是生病,是发情期到了呢…”

 

      所以该,怎么办呢。

 

 

      耳边粘糯的声音突然停止,迫使我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我听到黄其淋从喉头发出疑问的咕嘟声,随后我身上的重量消失了。

 

      我松了一口气,想着要再去浴室冲个冷水。睁开眼睛,眼前却是令人血脉偾张的画面。


 

    然后黄医生对小黄喵进行了一些有益身心健康的治疗。慎入啊慎入




      等呼吸平复下来,我又去寻他的嘴唇亲吻。这一次他主动把舌头伸出来让我亲。

 

      “对不起,”我怜惜地去抚他的腿,“疼不疼。”

 

      “不疼,”他翻过身来抱住我,“不要说对不起。主人这样做,是因为喜欢我吗?”

 

      “对,因为喜欢你,才会和你这样做。”

 

      他听到这个答案很开心,露出满足的表情,把头枕在我肩膀,似乎打算入睡了。

 

      我却突然想起,应该对今天的治疗效果做一个评估。我问他:“那,你还觉得自己是猫吗?”

 

      “嗯,”他皱起眉头思考了一会儿,不知想到了什么又有些脸红,“刚才有一些时候…嗯…主人说我不是猫咪,我觉得,好像也有道理。我也…不太确定了。”

 

      “好,好。”我对这样的进展已经颇为满足。

 

      可他好像又焦虑了起来。我花了好一会儿功夫才终于诱导他说出了心中的疑虑:

 

      “如果我不是猫咪了,主人还会…喜欢我吗?”

 

      我吻他的额头。仿佛用了我毕生的诚恳。

 

      “喜欢。你不是猫咪,我也很喜欢,很喜欢你。”

 

 


End

 

 

 

 

 

 

大家情人节快乐呀~

 

 

 

 

 

 

 

小短番:

 

 

      “黄!宇!航!”

 

      “嗯?怎么啦不喜欢吗~”

 

      “你买的这是什么鬼啊!!”

 

      “这个~是猫耳朵~这个~是猫尾巴~不是很明显嘛。”

 

      “>﹏<……你这个无良医生有没有医德!不怕我的病症再复发吗?”

 

      关于我的医德,我还是很有自信的。那晚之后我们又进行了几次类似的治疗,每一次我都在过程中半“强迫”地让黄其淋承认自己不是猫,后期治疗效果越来越显著。尤其是在我告诉他医院快要装修好,如果他还是猫,就不能留在我家,得回医院去住了之后,他几乎每天都强迫症一样跟我说几十遍他不是猫。久而久之病症就逐渐地消除了。而现在,已经是我们在他病症完全消除后交往并同居的第二个年头。头一年我还是隐隐担心会有复发的迹象,一直细心观察,而现在当我已经可以肯定他完全痊愈以后,某些邪恶的念头就忍不住蹭蹭蹭地冒出来。

 

      因为我,本来就是个猫奴来着。

 

      沉浸在幻想中的我,才发现黄其淋已经自己尝试着戴上了猫耳朵,心里的小激动让我一个没忍住就把正在照镜子絮叨“这有什么可爱的”我的小男友猛地扑倒在床上。他吓了一跳,似乎是为了转移我的注意力让我不要这么可怕地盯着他看,就小声提醒我:“还有尾巴呢,尾巴要怎么弄啊?”

 

      对哦,怎么能忘了尾巴呢。

 

 

      几分钟之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黄宇航!”

 

      “怎么啦你自己说要装尾巴的…”

 

      “我怎么知道是这么个装法?…啊….轻一点..黄宇航你个大骗子,黄宇航你这个无良医生..嗯…黄宇航…”

 

      “呜,你现在怎么都不叫我主人了~”

 

      “主你个头啊!啊…慢点啦..呜呜呜..嗯啊..”

 

 

 

 

      啊~猫奴黄医生的幸福生活就从此翻开了新~的~篇~章~

 

      嘿嘿嘿。




评论(28)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