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么黄糖

【二恋】青春期躁动因子

双箭头小短打一篇。

与现实无关无关无关。

微抖s抖m设定,注意避雷。




九月的天气还是这么燥。

 

热,太他妈热了。丁程鑫一边踩着舞步一边用余光瞄旁边的黄其淋,看他软绵绵的细胳膊细腿跟着自己的动作,心头就烧起一股无名火。

 

想拽着他手腕儿把他按墙上。想发泄。

 

 

“气温太躁动,难过……”

 

 

走位中黄其淋的后脖颈出现在自己眼前,丁程鑫没有多想,伸手抓着他衣服扯向自己。预料中的跌入怀里没有发生,黄其淋踉跄了一下站稳了,疑惑地问“扯我干什么?”

 

“扯你怎么了。”丁程鑫满不在乎地说。

 

余光里看到黄其淋被他弄得有些郁闷的样子,丁程鑫觉得畅快了一些。但还不够。

 

 

“第一回合敲钟,红色幕布扬动……”

 

 

“唱出来,不会跳你就唱!”丁程鑫这一吼把黄其淋本来就只剩一点儿的自信又吓走了大半,腿都有点软,不由得就坐在了旁边装音箱的木盒子上。

 

丁程鑫垂眼看着黄其淋手捂心脏喘着气的样子,心头的恶劣因子蠢蠢欲动。他先像猎豹观察猎物一样隔着几步观察了一会儿,然后慢慢靠近。

 

黄其淋委屈得很。“你怎么了,我惹你了吗?”

 

哼,当然惹我了。

 

你在身边就全身燥得难受,不是你的错是谁的错。

 

终于走到不能更近。丁程鑫握住黄其淋的肩膀粗鲁地把他拎了起来。“给我练。”

 

黄其淋有点生气了,伸手挡掉丁程鑫的手,又推开了他。

 

这样的反应彻底激怒了丁程鑫。

 

太不乖了,黄其淋。


丁程鑫一手揪住黄其淋衣领,一手钳着他手腕,推搡着用力将黄其淋抵上身后的墙。被漆成黑色的墙体映进丁程鑫眼底,衬出一个黄其淋的轮廓。

 


“就是非你不可,今天你要被掌握……”


 

丁程鑫掐着黄其淋的脖子将他固定在自己眼前,两具青春蓬勃的肉体紧密贴合。他感受着身下黄其淋挣扎的幅度,看着他一张一合用气音说“你…干嘛…”的嘴唇。没怎么犹豫,丁程鑫低头吻了上去。

 

准确地说,是咬了上去。

 

让你不听话,惩罚你。

 

“唔……”

 

铁锈味慢慢漾开,暴虐地探入搅动,又退出舔吮他唇上自己咬出的伤口,再带着血味的津液渡到他的舌尖。


不大的舞蹈室里回荡着黄其淋压抑的低吟。丁程鑫终于觉得,这夏末的燥不再那么恼人了。


他动作缓和下来,最后温柔地吮吸了几下对方的唇瓣,结束了这个突然的吻,将头靠在黄其淋的肩上平复着呼吸。

 

不知什么时候,两人的姿势已不再是压制和推拒,变成了静静地相互拥抱。

 

在这只属于他们两人的空间。


 





所以没有人能看到。


黄其淋嘴角扬起的一抹微笑。

 

 

“能攻能守,赢得你的心将属于我。”

 

End


评论(17)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