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么黄糖

【航其】只作前戏不作爱(完结)

抱歉拖了这么久,写完了把前面的放在一起发出来了,不长。

色气向,慎入。

 

0.

 

    有人说十四五岁时交的朋友是一辈子的朋友。

 

    那十四五岁时交的…男朋友呢。

 

1. 

 

    虽是白天,拉上窗帘的房间里却是一片昏暗晦涩的样子,重庆不怎么灿烂的阳光透过窗帘的边角斑驳地洒在床沿。


    黄宇航躺在床上大脑发空,等呼吸平缓下来又发了一会儿呆,叹了口气,伸手去够床头柜上的抽纸。


    今天周六,公司难得放假,本来想在家好好看会儿书充实一下文学素养,最后果然还是做了这样的事。只怪《白夜行》里某些场景描写太过露骨,看着看着心思就不在书里人物的身上了,脑袋里突然全都是上次拍团综时用手握住那个人脸时候的触感,细细滑滑的,刚喝完苦瓜汁的小脸皱成一团,又好像是被自己的手给掐皱似的,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那时候说要给他做人工呼吸,如果真的做了会怎么样呢?应该会有苦瓜的味道吧。


   《白夜行》早就合起落在床角,但书里那些文字却跟黄宇航脑袋里的画面重叠,扭曲成一个绮丽暧昧的样子。手上的触感有些粘腻。大脑快速调动深处记忆,手都碰过他哪儿呢。颈后的痣,如果用力按压,他会不会露出猫咪一样满足的表情呢。

 

    ……

    清理完毕,冷静下来的黄宇航,得出一个结论:以后再也不在床上看书了。

 

    起身把猫窝里正在打盹儿小黄捞到了床上,无意识地给他顺着毛。说起来养这小家伙还挺麻烦,纯属心血来潮。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凑过去看黄其淋正用手机看一个帖子叫“为什么养猫的男人都是钙”,回家就跟家人说想养个猫。

    给你点暗示,你能不能接收到是无所谓了,至少你那么喜欢小动物,骗你来家里玩猫也挺好的。


    对待黄其淋这件事情上,黄宇航其实很怂。虽然最近一段时间已经通过不少次今天这样的实践确定了自己的想法,但对黄其淋那边,他一点把握也没有。他平时的确很粘他,但可能只是把他当哥哥,就像其他练习生一样。但是又是有一些特别的吧,比如会为他哭……只要一想起他哭的样子,黄宇航心里的温柔就咕嘟咕嘟直冒泡,连带着摸小黄的毛的动作都轻柔了起来。    


    但平时黄其淋并没有给他很多温柔泛滥的机会。他有时也很冷漠,这就是为什么黄宇航怂。黄其淋有时候一个人窝在角落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这种时候黄宇航并不敢凑上去,他恨不得变成黄其淋背后靠着的那个大狗熊,能从他脑瓜顶看穿他到底在想什么。久而久之就变成了一个执念,导致黄宇航现在每次路过大狗熊都要瞪它一眼。

 

     啊!这没着没落的感觉真不爽。黄宇航打开窗帘让光线照进来。还不如不放假呢,在公司跳舞跳得累了就什么都不用想,还能边躺地板上休息边看黄其淋的细胳膊细腿在自己周围晃悠,那样的日子真是过多少天都不嫌腻。

     床上的小黄被光线照醒,翻滚了一会儿跳下床在屋子里溜达起来。黄宇航靠在床头眯着眼看了他一会儿,突然拿起了手机。养这猫的初衷是什么来着,还一次都没实施呢,敢不敢不这么怂。黄宇航深呼吸,给自己加油打气,模仿师兄的一个梗打了条微信,眼一闭心一横发了出去。然后下床逮住了小黄开始拼命地揉。一屋子的喵喵喵声。

 

     黄其淋听到提示音拿起手机,一条没头没尾连标点都没有的微信映入眼底。

 

  “你要来我家看猫吗”

 

2. 

 

      第二天黄宇航一改前一天的颓丧废纸男形象,一早起来就把自己捯饬成了斯文败类的样子,洗了头发清清爽爽,换上新买的T恤确保没有跳舞出汗残留的体味,又含了个薄荷糖想清新口气,想了想又吐了,换了颗榴莲奶糖嚼了起来。

 

      环顾了一下自己的小房间,昨天收到黄其淋回复的时候就暴风整理好了一切:可疑的垃圾通通扔掉,吉他颇文艺地靠在书桌前,《白夜行》放回书架摆在了《鲁滨孙漂流记》旁边。又从爸妈房间里拿来了泰坦尼克号的碟片,随意地放在电脑旁。花大力气给小黄洗了个澡。最后在饭桌上成功说服爸妈今天参加社区组织的市郊油菜田一日游活动,表示自己会一个人在家好好学习。

 

      完美。

 

      黄其淋还有20分钟到。

 

      黄宇航开始对着镜子凹起了造型。等会儿看黄其淋的时候是使用单眼皮模式还是双眼皮模式呢?双眼皮模式要求较高,可以考虑趴床上玩儿猫装作不经意时抬眼看他,一眼万年。不行,弄不好容易像翻白眼…… 哎今天这衣服好像不显肌肉耶,等会儿没事把小黄当哑铃玩给他看吧。哎,小黄呢,喵喵,过来,今天靠你了呢你一定要发挥十万伏特萌电力,把人萌晕了最好!但是你不能比我可爱,不能抢我风头知道不知道?

 

      如果有人现在看到了航总攻对着一只猫自言自语这幅既少女又痴汉的诡异画面,一定会忍不住给小猫加一个气泡框:“妈的智障”。

 

 

      门铃响起的时候,黄宇航以光速抓起小黄放在了床上。

 

    果然黄其淋一进门就扑向了黄宇航的床。

 

  “啊呀好可爱呀这个猫~”

 

     黄宇航的床单是暗灰色的,衬得黄其淋的肤色白得通透。他趴床上逗猫逗得开心,小腿在床沿晃啊晃,九分裤的裤脚向上皱起,露出细细的脚踝。黄宇航看得心里荡漾,身体比大脑先行动,伸手像捏猫脖子一样握住。

 

     黄其淋回头,“嗯?”

 

   “你往里面去点,我也要上来玩。”黄宇航面不改色,手上使了点力往前推了推。

 

   “哦。”黄其淋爬到床的里侧。

 

      黄宇航躺上床靠着枕头,捞过小猫放在怀里。黄其淋凑过来玩猫爪子,嘟着嘴发出些无意义的逗猫声。黄宇航垂眼看着。

 

    “啊,小黄真的好可爱啊。”黄其淋满足地叹息。

 

      黄宇航揉了揉黄其淋的脑袋,“嗯,小黄是挺可爱的。”

 

    “为什么我爸妈不让我养猫。”黄其淋哭丧脸。

 

      大概因为养你就跟养猫差不多了吧。黄宇航看着黄其淋委屈得鼓起的脸颊想。

 

 

      猫还小,被玩了一会儿就发困,蜷成一团自顾自地睡了。没了猫助攻,黄宇航一时有些尴尬。还好黄其淋好像觉得他房间里什么都很新鲜,这儿摸摸那儿看看,逛到书桌那里突然又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激动地跑过来摇黄宇航胳膊。

 

    “泰坦尼克号哎?班长再陪我看一次好不好!”

 

      黄宇航在心里给自己比了个赞。

 

 

      在电脑里放置好碟片,黄宇航发现一个问题,他这书桌还是小学时候买的,特别小又在床和墙中间,桌前没法放开两把椅子。黄宇航本来想提议把电脑放床上看,但黄其淋好像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开始。

 

    “班长,椅子挺大的,可以坐下我们两个。”

 

    “哦,好啊。”黄宇航起身拉上窗帘。

 

      房间里光线昏暗。黄宇航向后靠着,手搭在椅背上,这让他有一种把黄其淋抱在怀里的错觉。看电影的黄其淋很投入。从黄宇航的角度可以看到他的侧脸。睫毛,鼻梁,嘴唇。房间现在的光线和昨天的某段时间很像,让黄宇航有了一些不好的联想。他稍微挪动了一下,想努力集中好好看电影。

 

     但黄其淋似乎不想给他这个机会。

 

      他随着电影的情节时不时激动一下,表现在身体上就是朝黄宇航这边挤,特别开心的时候还会抓黄宇航的手。到了一个他特别喜欢的片段,整个人都激动得不行,一边说着“我好喜欢这里!”一边身体离开椅子朝电脑屏幕扑了过去,再坐回来的时候,不留神就坐到了黄宇航腿上。黄宇航心里一惊,分开了并着的腿,黄其淋就坐在他腿中间的椅子边。

 

      他开心地回头问黄宇航:“班长,这一段是不是特别经典!”

 

   “啊?哦对…特别…”黄宇航慌得结巴。黄其淋已经又转回头。他好像没觉得这姿势有什么不对。

 

      电影开始了一段吵闹的音乐,黄宇航感到庆幸。要不然略重的呼吸和心跳在这个小房间里无所遁形。太近了。黄宇航看着那颗痣,舌尖突然很痒。

 

      实在太近了。

 

 

      还想再更近一点。

 

 

3.

      暧昧的气氛逐渐升温。一人已入戏,另一人还无知觉的这种情况,是最适合胆大妄为的时候。

 

      黄宇航想起了那次黄其淋喂他奶油,细细的手指上白色的一团。


    “太多了吧。”


      当时的自己是这样说的。


      但还是全部舔掉了。


      太多了,太近了,所有的原则在你这里都被抛到脑后。

 

      炙热又危险的气息逐渐从耳朵转移到脖颈,他一定已经感觉到了吧,他没有拒绝,那是在默许吗?黄宇航脑子里一片模糊,果然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之前想过的各种慎重的表白方式,如果被拒绝了该怎么哄他是开玩笑,等等,在这个瞬间通通化成了燃烧着的疯狂念头。


      想对着眼前裸露在外的皮肤咬下去,想做一个标记,想弄疼他,想……用奇怪的方式让他属于自己。

 

      距离目标还有一厘米。

      半厘米。

 

      黄其淋却突然转过身来了。  

 

      黄宇航吓了一跳,下意识想往后躲,但并没有空间。他意识到自己的手还在对方的腰上,但他也不敢随意移动。一切都保持着诡异的静止。

 

      黄其淋也没有说话。两人的距离太近,呼吸都撒在对方脸上。

 

      黄宇航感觉黄其淋好像视线向下看了一眼自己的嘴唇。但太快了,他觉得可能是自己的想象。

 

      但黄其淋又看了一眼,这次视线停留了一秒。黄宇航这次相信不是幻觉了。所以现在是什么意思,可以接吻吗?心脏快要跳出胸口,黄宇航扶在黄其淋腰上的手暗暗用了一点力让他更靠近自己,微微偏过头,再靠近一点点,就……

 

      “班长,”黄其淋突然开口说,“好像是有点挤。我们去床上吧。”

 

 

4. 

 

      黄其淋说完就站起身将电脑拿起往床边走去。黄宇航愣在椅子上,有些许尴尬,冷静下来才发现自己的情况有些槽糕。刚刚黄其淋站起来的时候还稍微蹭到他一下,不知道他感觉到了什么没有。


      他坐了一会儿平复下来,扭头看到黄其淋已经自顾自地换上了一条他的新睡裤钻进了被子里。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黄宇航哭笑不得,不过虽然自己的床不大,但还是比一把椅子要好得多,不至于暴露什么。黄宇航想着也走过去爬上床,故作自然地伸出手臂搭在黄其淋肩头。

 

      电影进行了一大半。黄其淋没过一会儿把头枕在了黄宇航肩上。不过这很正常,他平时体力就不太好,没事儿就喜欢靠着人软成一团。黄宇航享受着难得的温馨,对目前一切还没有失去控制、还能和黄其淋保持这样兄友弟恭的表象感到满意。

 

      黄其淋伸展了一下身体,调整姿势,又把头枕在了黄宇航胸前,还上下蹭了蹭。黄宇航觉得他这样小动物似的很好玩儿,揉了揉他的头毛,又顺手摸了把后脖颈,就把手留在他侧颈那儿,时不时地轻捏一下。这程度的接触在兄弟之间都很正常的,对吧,黄宇航心里想。

 

 

      泰坦尼克号终于到了最少儿不宜的那一段,这时候黄宇航觉得有点儿不自在了,黄其淋现在几乎大半个身子躺在他身上,头越来越往下,都快到腰了。屏幕上马车里的两个人喘息着诉说着情话。

 

      露丝开始亲吻杰克的手指时,黄宇航移开了放在黄其淋脖颈的手。

 

      他觉得奇怪,平时自己一个人看这些都觉得很平常,可现在有黄其淋躺在身上,呼出的热气打在自己的肚脐周围,电影里这些镜头就都变得异常过分,无法直视。

 

      黄宇航呼吸又沉重起来,影片里的情侣渐入佳境的时候,他轻轻推了推黄其淋想让他起来一下,没想到这一推不要紧,黄其淋整个人更往下滑,脸就直冲黄宇航的不可说部分去了。

 

      屏幕里煽情的喘息还在继续,黄宇航整个人都不好了,他看着黄其淋的脑袋,想弄明白现在是怎么回事。“黄其淋”,黄宇航叫他名字,发现自己声音低哑。又摇了摇他肩膀。

 

      ……

 

      什么嘛,原来是睡着了。

 

      黄宇航松了一口气,又莫名觉得遗憾。他小心翼翼把黄其淋扶到一旁让他躺好,又把电脑关掉放回桌上。

 

      回到床上,黄宇航看着他睡着的样子,跟平时白天机灵鬼的样子很不一样,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微颤,好像在做不错的梦。

 

      黄宇航突然就有点生气,他觉得自己忍得有些辛苦,眼前这家伙却可以这么无忧无虑。今天一天本来是很宝贵的,就要被他给睡过去了吗。

 

      黄宇航看着黄其淋在昏暗光线下有些微嘟的嘴唇。

 

      绝不可以,就让今天白白浪费,黄宇航想。

 

      他伸出手指轻轻戳了戳黄其淋的嘴唇,手感还不错。又去看他眼睛,还是睡得很沉的样子。

 

      黄宇航俯下身去吻了他。

 

      由于紧张,他眼睛闭得紧紧的,又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声不要太大,吻得很克制,就只唇贴着唇停留了两秒,又轻轻磨了磨,就离开了。他闭着眼睛直起身子,深呼吸了两次,才又睁开眼睛。

 

      黄其淋却醒了。

 

      黄宇航看着他。他又好像是还没醒,眼睛朦朦胧胧的,就直直地看着黄宇航。眼神里有一种黄宇航也不能理解的东西,他觉得好像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黄其淋。

 

      黄宇航突然觉得,现在这个瞬间就是他最近一直在等待的。一切都应该要有个答案了。

 

    “黄其淋,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黄其淋没说话,他坐起来一点,伸手去够床头柜上的冰水喝。黄宇航看着他喝水,喉咙发干。

 

    “班长,”放下水杯,黄其淋终于开口。“有人说十四五岁时交的朋友是一辈子的朋友。但十四五岁时交的…男朋友,又有几个会是最后陪在身边的人呢。”

 

    “班长,我想……和你做一辈子的朋友。”

 

      黄宇航闭上了眼。

 

      黄其淋起身凑到黄宇航耳边,“但是……”

 

      黄宇航感受到了黄其淋的呼吸,睁开眼看到他放大的脸庞,还没反应过来就感到唇上一片微凉的触感,是黄其淋正在吻他。他刚刚喝完水的嘴唇还湿润着,黄宇航的却很干。黄宇航恍惚间觉得自己是火,黄其淋是水,他扑向他就是自取灭亡,但却无法控制自己。黄宇航微微睁眼看了看黄其淋吻他的样子,然后伸手抱住了他,偏头加深了这个吻。他觉得自己太渴了,却不知道该怎么做,他试着用舌尖舔了舔黄其淋的唇,又顶开了他牙齿,用舌头去卷他的。他感到黄其淋微微回应着。


      一切都太不真实。一吻结束,两人呼吸都乱了。

 

      黄宇航抱着黄其淋的手忍不住在他背后上下抚摸着,他喘着气,额头抵着黄其淋的。“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但是。是可以做这种事情的..朋友哦。”

 

 

5.

 

      小黄在窝里翻了个身醒了,发现房间里又是关着窗帘。最近主人的房间好像总是这样。

 

      主人和客人好像都在床上,客人发出了类似自己的语言的声音,但是听不懂呢。他们在干什么呢。

 

      哎不管了接着睡吧。


      春天嘛,正是睡觉好时光。


End


评论(22)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