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么黄糖

【航鑫其】兄弟难当

    后来丁程鑫问黄宇航,你别说那些矫情的,还不是因为黄其淋扮女装很可爱你才喜欢上他的?黄宇航嘁了一声说那是你吧,哥才没有那么肤浅。……不过确实是因为他扮女装那天光明正大地多看了他一会儿,晚上回去做了个奇怪的梦,才决定正式表白的。丁程鑫问什么梦?黄宇航摆摆手,才舍不得告诉你呢。丁程鑫哦呦一声把黄宇航脑袋夹胳膊下,跟你说别太过分了啊别以为我喜欢过小其就不敢烧死你们这对狗情侣!……好好好,大侠饶命,哎哟脖子要断……

 

    黄宇航这么多年,最感谢的就是丁程鑫这个兄弟。当初最开始发现黄宇航不对劲的就是丁程鑫,本着不能看兄弟堕落的原则,百般阻挠他和黄其淋接触,跟他说这样行不通,还威胁说要告诉上面。有一天黄宇航怒了,练习结束人走光后把丁程鑫堵在楼梯间里,压着他肩膀推到墙上,大声地质问你什么意思,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我没他不行!要是让别人知道了我俩肯定得走一个,到时候你让我怎么办,看兄弟这么难过你就高兴了吗?啊?

    楼梯间昏暗的灯光下,丁程鑫的脸很红。黄宇航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明白了些什么,小声问,哎程子,你不会也喜欢那家伙吧?丁程鑫看了他一眼,没说话。黄宇航等了好一会儿,以为不会得到答案,正想说算了,突然丁程鑫一拳打他胸口上,说你才看出来啊!真不是兄弟。黄宇航笑了,揉了一把他脑袋。

    那天他俩就坐楼梯间聊了好久,黄宇航跟丁程鑫说了好多好多以前难以启齿的话。说最开始特别在意黄其淋是因为他唱歌特好听而自己不行,每次看到他轻易得到声乐老师夸奖,而自己无论在家偷练多久都没法不走调地完整唱一首,心里都痒痒的有点儿嫉妒。后来有一次晚上练习完了肚子疼,在公司厕所多待了一会儿,出来发现黄其淋也没走,一个人窝在舞蹈教室哭,看到他出现明显吓了一跳,想赶紧把眼泪止住胡乱地擦,整张脸都花猫似的。黄宇航说到这儿笑了起来,程子,你可不知道他当时那个样子有多丑!哈哈哈!……不过我好像,就是从那个瞬间开始喜欢上他了。你知道吗我觉得他跟我特别像,自尊心强,怕变成别人的负担,所有事儿都自己扛着,压力大得把他那个小麻杆儿都压弯了。那天我就听他叨叨跳舞有多累,多担心自己练不好,说着说着又哭,我就搂着他哄,看着他的脑瓜顶上的头发旋儿,就特别心疼他。后来我也不知怎么的情绪泛滥,亲了一下他耳朵尖儿…他特别不经逗,当时就跑了,可好笑了哈哈哈…好了好了不说了,你别嫌我傻,我就是吧,又特别崇拜他,又特别心疼他,我觉着他对我也一样。我也不懂什么爱啊情的,就想俩人一块儿好好儿的。对不起程子,别的什么我都可以让给你,小其不行。你打我吧!

    丁程鑫听完身体直发抖,黄宇航正想看看他是不是气哭了,突然他爆笑起来,说黄宇航你这什么狗血的台词哈哈哈哈,还打我吧,打不死你!说着就扑了上去,两人在楼梯间地上扭作一团。闹够了,丁程鑫爬起来又伸手拉起了黄宇航,认真地说,知道了,兄弟,我挺你。

 

    丁程鑫真的是说到做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直默默帮两人圆场。这俩人磕磕绊绊,也分分合合了不少次。娱乐圈里一举一动万人瞩目,这条路的确不好走,每次黄宇航跑来他家发酒疯,大声嚷嚷着他又特么不要我了!说是为我好!怎么就好了啊!我们不让别人知道不就行了吗,不承认不就行了吗,怕什么啊呜呜呜啊啊,嗝,呜呜呜……的时候,丁程鑫都会觉得自己当时就应该拦着他们,把什么爱情的小萌芽都给摁死在摇篮里,这样兄弟就不会受这样的罪。但每次黄其淋眼睛红得兔子似的来接人的时候,丁程鑫帮他把黄宇航塞上车,劝他们结束的话又说不出口。心想算了吧让他们造,也不关自己什么事。然而黄宇航也是不让他省心,高中毕业那年一个人跟父母出柜被打破了相,为了不让黄其淋知道,硬是让丁程鑫用各种理由带黄其淋出去旅游了几天。到了晚上又鬼鬼祟祟给他打电话问他们睡的什么房型,说程子啊,兄弟妻,不可欺,这个道理你鸡母鸡。丁程鑫直接回了一句你麻痹就挂了电话关机,白眼翻到了后脑勺。黄其淋洗完澡出来,看了眼丁程鑫脸色,说程程你看起来真的是心情不好,怪不得非说要出来散心……

 

    毕业后丁程鑫到了中戏,那俩上了川音,隔得远也就管不了那么多,一开始黄宇航还老给他打电话,到北京出差也找他撸串儿。大二时丁程鑫就开始接戏,每天忙得起早贪黑,联系得也就少了,变成偶尔假期回重庆时能大家一起聚一次的关系。那俩人的爱恨情仇有时候经过朋友嘴里夸大无数倍到了丁程鑫耳朵里,丁程鑫还为自己终于能当个旁观者了而庆幸。日子这么过着,有一天丁程鑫在片场候着场冻得瑟瑟发抖时接到了黄宇航的电话,说他在准备一个惊喜求婚仪式,要在黄其淋22岁生日时正式给他一个身份,瞒着黄其淋邀请了所有知道他们关系的朋友,当然也希望丁程鑫能来捧场。丁程鑫穿着好看不保暖的古装戏服披个棉军大衣,一手拿着个热茶杯,一手拿着电话,只想赶紧结束通话好把手插回大衣兜里取暖。想了想小其生日那会儿他还得在片场吊威亚吹冷风,不可能回得去了。黄宇航听起来也没有太失望,说知道你忙,加油啊程子,回头拿个奥斯卡小金人回来给兄弟们玩玩儿!

 

    丁程鑫这回演的古装剧是个青春励志型的,主题是只要你敢想敢做敢爱,就没有不可能的事儿。情节很热血。演员都是一帮小年轻,每天都被剧情洗脑,丁程鑫有时候看着他们,觉得自己好像老了。

    这天丁程鑫有一场水里的戏,大冬天的下河,老一辈的可以叫替身,年轻的演员还是得自己上。拍之前丁程鑫就觉得不得劲,头发昏脚步不稳,看来是终于扛不住这段时间的辛苦,有要发烧的趋势。但是戏还是得上,跳下河的那一刻,丁程鑫有一种英勇就义的感觉,后面的一系列事情发生得太快,他大概记得要吼一句台词,但是头一直晕台词是说了还是没说也不知道,只感觉突然之间仿佛失明失聪,腿也动不了。呛进第一口水的时候,脑袋里闪过好多刻意忽略的画面,那瞬间某种压抑已久的情绪一下子铺天盖地翻涌起来,丁程鑫感觉这冬天的河水也好像突然变得滚烫。

    还没有失去意识之前就被救了起来,工作人员大惊小怪地赶他回休息间洗澡休息。丁程鑫泡着热水,突然觉得很想对自己说对不起,人生就这么短短的一次,有些话再不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再也没机会了。而且,只要敢想敢做敢爱,就没有不可能的事儿不是吗。他想,自己也终于被洗脑了。可是他现在感觉很激动,感觉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丁程鑫从浴室里出来拿起手机坐在床上,手指头控制不住地发抖,他深呼吸,开始慢慢的在手机上打短信,仿佛这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打了几个字他突然又很想亲耳听一听那个人的声音,决定干脆直接打电话给他。拨出去的时候,丁程鑫的心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儿。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接起来。程程?是黄其淋好听的声音。那边的背景音有些嘈杂,之后就安静了,应该是黄其淋走到了没有人的地方。

    黄宇航他喝醉了,黄其淋说。

    他听起来情绪很好。丁程鑫愣了一下,忽然之间忘了要说什么。

    那边也沉默了几秒。然后黄其淋开口说,程程,黄宇航刚才喝醉了还在找你,问你怎么不来,你今天不在他挺难过的。他这些年来跟我说的最多的就是要谢谢程子,他说谢谢你一直给了他很多的勇气。我也是…特别、特别感谢你,程程。你在那边,要加油,你将来…一定会是一个很好的演员。

    丁程鑫嗯了一声,说,谢谢你小其。他把电话拿远了一点,轻轻吐了一口气,又拿回耳边。祝你生日快乐啊,以后和黄宇航好好的,别老折腾了啊都一把年纪的。

    挂了电话,丁程鑫回到短信界面,把“你个大傻子我其实…”从最后一个字开始慢慢地删完,然后把空白信息存进了草稿箱。

 

    工作人员来叫,说是这两天先不拍下河的戏了但还是得赶进度,问他身体能不能坚持,先把后面的一个哭戏拍了。丁程鑫说没问题。换戏服,化妆,重新开拍。结果不知为何他有些心不在焉,没法完全投入哭戏的表演,几个take下来都不成功。导演只当他身体还没恢复,大手一挥让休息15分钟再来。丁程鑫坐在行军椅上又无意识地摸出了手机,手指一阵滑动,等反应过来时眼前已经是那个空白的短信草稿界面。丁程鑫盯着它看了十几分钟。

    导演又叫开拍了。丁程鑫轻轻动了动手指,把那条收件人是黄宇航的空白草稿彻底删除了。

 

    这回拍得很成功,丁程鑫哭得很伤心很逼真,从小声啜泣到嚎啕大哭,导演喊了cut以后还收不住,一直哭得剧组人员都不忍心了过来劝慰。导演也过来了,说没事,这就是入戏了,小伙子演得不错。

    丁程鑫点点头,心里想,我他妈,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演员。 


End

评论(32)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