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么黄糖

【洛墨】纯友谊(ABO) 下


#来把平行时空里的这个故事讲完,祝现实世界的他们都好

#沙雕狗血预警,ooc预警

*小兰女化,故不用原姓

前文请先戳: 、






9.

 

      林墨回到家的时候,何洛洛已经在客厅等了一个通宵。

 

      他反复地练习了要说的话——那是一些多年未说出口的、一直深埋心底的告白。或许是从没想过会说出来,他觉得怎样表达都很奇怪,孙亦航陪他练习了一会儿就因为身体疲惫睡着了,留何洛洛一个人在客厅坐立不安地等待。

    

      何洛洛起先还担心林墨回来的太快,门口一有什么动静他的心脏就疯狂地跳动起来,即使那只是过路的醉鬼或者觅食的野猫。­­

 

      他对着镜子看自己,戴帽子好看还是不戴帽子自然,什么样的表情看起来最诚恳。他想象着林墨的表情,林墨听到自己说的话会是哪几种反应——他的脑袋中产生了无数个平行时空,每一个时空里的林墨和何洛洛的故事有不同的发展,但每个时空里的他们,都必须要live happily ever after.

 

      过度的兴奋和紧张消耗了何洛洛大半的体力,他在沙发上坐下,维持着一个姿势望着门口。时针渐渐指向五的时候,何洛洛觉得自己好像已经耗尽了所有的勇气 ,以至于听到门锁咔哒一声响,几乎是神经质地从沙发上弹了起来。

 

      “你怎么才回来?”

 

      他嗓音嘶哑,话说出口他才发现自己语气很冲,把林墨吓得愣在门口,睁大眼睛看着他。

 

      何洛洛连忙起身朝林墨走去,他并不想吓到他的,他明明想温柔地表白…

 

      计划一开始就出现了偏差,但是没关系,他还可以补救……

 

      走了几步,何洛洛停住了。

 

      客厅的灯泡坏了一个,呲呲啦啦闪烁着微弱的光,但何洛洛还是在这昏暗的光线下眼尖地发现,林墨露出不多的肌肤上满是斑斑驳驳的痕迹。从脖子到锁骨,蔓延到视线看不到的衣领中。

 

      何洛洛握紧了拳头。他感觉自己的心脏也像是被攥紧了一样,疼得发麻。

 

      “…因为这世界上,会出现对他来说,比你更重要的人…”

 

      何洛洛的眼框发酸,他又快步走到林墨跟前,握住他的肩膀,探身快速瞥了一眼。果然,在卫衣的遮掩下,后颈那里也有不明显的红痕。

 

      ——不是说味道太甜了吗?都是骗人的吧。

 

      林墨被何洛洛一系列的动作弄得莫名奇妙,他习惯性地去扯何洛洛的衣角,却被对方一把甩开了。

 

      何洛洛冷笑道:“你的Alpha是不是特别厉害,让你连家都不想回了?”

 

      林墨保持着被甩开的姿势,不知所措地呆在原地:“洛洛…”

 

      何洛洛从来没有对他发过什么脾气,林墨今天才第一次体会到了Omega朋友说的“危险”。生气时的何洛洛很陌生,出于Omega自我保护的本能,林墨后退了两步,将手虚摆在胸前,是一个防御的姿态。

 

      何洛洛突然就觉得很难过。果然如果试图做出改变,一切都会变了。

 

      “罢了,”何洛洛沮丧地挥挥手,“这里算你的什么家呢,你搬出去吧。”

 

      林墨眼眶红了,很快鼻尖也开始发红,整个人看着很可怜。

 

      “行,你留这,好吗?”何洛洛不忍再看,回房间快速打包了行李,冲出门去。

 

      他猜林墨一定在身后看他。不知道是不是哭了。何洛洛不敢回头,直到走过一个拐角,才颓唐地靠着墙壁坐在地上。

 

      他展开手掌,皱巴巴捏在手里的,是走之前匆忙从相框中取出的两个人的合照。何洛洛小心翼翼地把合照展平,从两人中间把照片撕开,把自己的那一半丢进了附近的垃圾堆。

 

      ——不能做最重要的人了,剩下的选择就只有离开。

 

      何洛洛看着手里剩下的半张照片,默默地做了决定。

 

 

 

 

 

10.

 

      最近Omega间奔走相告的重磅新闻:何洛洛和林墨掰了!

 

      当然其中也有不少资深八卦者在努力同吃瓜群众科普林墨的男友另有其人,却也在看到何洛洛和转学过来的新晋校花迟小兰同进同出时惊掉了下巴。

 

      “真放弃了?”有知道内情朋友问何洛洛。他满不在乎地笑笑,也不多说什么。

 

      从吃瓜群众的角度来看,林墨倒是真的看起来像刚刚分手的样子,整天郁郁寡欢,很少像以前那样傻笑了。他不想跟朋友说话,拒绝了所有结伴吃饭娱乐的邀约,每天独来独往。身边没有了健气的何洛洛,林墨看起来更瘦弱了。

 

      学校就那么大,何洛洛也看到过好几次林墨独行的身影。他尽量避免自己和林墨在同一个空间多待,总是匆匆离开,但心里也忍不住犯嘀咕:

 

      他的Alpha呢,为什么不陪他?

 

      转念一想,人家要在一起,也不一定非得在大家面前,有可能是要做一些很隐密的事呢。何洛洛面无表情地想着,手却不自觉地握紧,一股无名火升起烧得他只顾闷头往前走,连不小心把凑过来的迟小兰推倒在地上都没有注意到。

 

     “……靠,一点绅士fen度都没有。”迟小兰很无语。

 

 

         

      何洛洛在学校后院墙根看到那两个人的时候,第一反应是,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后院的这块地方是学校里小情侣的圣地,枝叶繁茂的梧桐树枝挡住了上方来自教学楼的视线,常年未用的水泥袋又正好隔挡出了私密的空间。按捺不住又暂时出不了校门的情侣们常常躲在这里,小心翼翼地释放一点信息素给彼此慰藉。

 

      没谈过恋爱的何洛洛是不知道这些事情的,他被迟小兰有意无意带着往这边走的时候,对着散发尘土味的水泥袋嫌弃地直皱鼻子。

 

      然后他就看到了展逸文的侧脸,和一个被他压在墙上的人。何洛洛只瞥了一眼心里就冰凉冰凉的。他们在接吻,被展逸文挡住的那个人,校服外套都被褪到臂弯。

 

      何洛洛不顾迟小兰在背后唤他,慌张地往回走。走了几步,总觉得哪里不对,又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


      这一望,他心里的冰凉,瞬间变成了熊熊燃烧的怒火。

 

      迟小兰又一次被愤怒的何洛洛推开,撞上了身后一个废弃的大铁箱,她夸张地叫了一声倒在地上,抬头刚想嗔怪,却吓得捂住了嘴——

 

      她看到,何洛洛冲过去用力拉开那对情侣,朝那个Alpha的脸上狠狠揍了一拳!

 

      “你…你们…”何洛洛气得话都说不出。

 

      展逸文跌倒在地,朝地上啐了一口血,看清来人:“何洛洛,你他妈有病?”

 

       “不是…你们?你们怎么能这样!”何洛洛不敢相信。

 

      他从来不对Omega动粗,此刻也忍不住用力握住冲过来拦架的人的肩膀:

 

      “孙亦航!林墨是你的好朋友!”

 

      展逸文冲过来一把拍掉何洛洛的手:“你别碰他!”

 

      何洛洛放开了孙亦航,转头和展逸文扭打在一起。孙亦航连忙求助在旁边看呆了的迟小兰:“小兰,你快,快去把林墨叫来啊。”

 

      两个Alpha拳拳到肉,不一会儿就都挂了彩。

 

      何洛洛顾不上打在身上的疼痛,疯了一般地朝展逸文进攻,他的情绪里掺杂着震惊和气愤,还有一丝委屈。

 

      展逸文渐渐有些招架不住,但自己的Omega在旁边看着,他只能咬着牙硬抗:“何洛洛,我又怎么惹你了?”

 

      何洛洛眼睛发红,愤怒地对着展逸文吼道:

 

      “你,是林墨的男朋友!”

 

      展逸文愣了,生生又挨了一下:“可是..我和林墨……我们……”


      “他们早就分手了。”孙亦航说。

 

      何洛洛揪着展逸文衣领的动作一顿。

 

      展逸文有些诧异:“林墨没跟你说?”

 

      “不可能!”何洛洛扯住展逸文的手腕,“你明明..你明明都标记他了!”

 

      “我没有。”展逸文认真地看着何洛洛。“林墨他,从来都没有愿意让我标记。”

 

      “——林、林墨今天没来学校!”迟小兰气喘吁吁的大嗓门隔着老远传来,她跑到何洛洛跟前,“咦?你们不打了呀?”

 

      孙亦航:“他怎么了?”

 

      “不知道,”迟小兰说,“问了同学,说林墨连假都没请。他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话音未落,何洛洛已经纵身一跃从后院墙头翻了出去。


      迟小兰和剩下的一对情侣面面相觑,嘟嘟囔囔:“这世界是怎么了,明明人家最漂亮,哼。”她拍拍裙子,忿恨地离开了。

 

 

 

 

 

11.

 

      何洛洛一路狂奔回到他和林墨的家。


      人在极度害怕和极度快乐的时候都能够比平时跑得快许多,何洛洛分不清自己心底的颤动究竟是失而复得的快乐,还是害怕错过的恐慌,他只知道,他想尽快见到林墨——最好下一秒就能见到。

 

      何洛洛用钥匙打开家门,他不回这个家很久了,钥匙却一直随身带着。

 

      林墨房间的门关着,何洛洛敲敲门,笃笃笃,渐渐着急起来,改用拳头轻轻擂门,像他的心跳一般,砰砰、砰砰。——没有人应。小时候妈妈教育他,没有征得允许前不可以随便开Omega的房门,何洛洛终于还是顾不上什么礼仪,他转动门把手走了进去:“林墨…”

 

      林墨不在。

 

      他不住在这里了。大部分衣服和常用的生活用品都不在房间里,何洛洛发现,上次他匆匆离开时不小心弄掉的相框,也依然原样面朝下地倒在地上。

 

      这么长时间,他去哪儿了?他一个人…何洛洛想到学校里看到的那个孤零零的瘦弱身影,就觉得胸口揪心地疼。

 

      何洛洛找了他们常去的公园,林墨最爱的小面店,影院、游戏厅…所有他们以前一起去过的地方。夜幕降临,他拖着疲惫的身躯,打算还是回他们原来的家守株待兔。

 

      路过家附近的一条小巷子,何洛洛不经意地瞥了一眼,福至心灵,大步朝里走去。

 

      酒吧的灯箱年久失修,吃力地闪烁着。何洛洛记得,好久以前,林墨和他路过这里时,曾要求进去看看。“不行,”当时的何洛洛严肃地拒绝了恳切地摇晃自己手臂撒娇的林墨,“这里对你来说太危险了。”

 

      而现在,这个散发着破败气息的小酒吧,成了何洛洛唯一的希望。

 

      还好最后的希望没有落空。

 

 

      林墨已经喝茫了。他两颊绯红,一边小口嘬着长岛冰茶的吸管,一边抬起眼睛看着走过来的何洛洛。

 

      何洛洛觉得应该出台一项法律,禁止所有酒吧向Omega出售这种“失身酒”。林墨面前已经摆了两个空杯子——这个傻子不会真把这当饮料喝了吧??何洛洛看着无辜地望向自己的林墨,感觉气血上头。

 

      “为什么不回家?”何洛洛小心地把酒杯移到林墨够不着的地方,有些生气地拽着他问。

 

      林墨好像喝到不认识何洛洛了,他往卡座里面躲了躲:“不回家。

 

      “为什么?”何洛洛声音有点大。

 

      “家里没有何洛洛。”林墨说。

 

      何洛洛顿时没了脾气。

 

      他把林墨揽进怀里,安抚地顺着他的头毛。奔波了一天,此时此刻何洛洛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可他越抱着林墨瘦弱的身体,越愈发感到悔恨和后怕。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和展逸文已经…”何洛洛谨慎地开口。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跟展逸文在一起吗?”林墨听到展逸文的名字,醉眼朦胧地打断何洛洛,“因为从小到大,他是唯一一个跟我表白的Alpha。”

 

      何洛洛:“……”


      那是因为除了展逸文那次的猝不及防,以前其他想要接近林墨的Alpha都被他拦下来了。

 

      “展逸文也不要我啦。”林墨说。“没有人想要我了。”

 

      他看起来好难受。何洛洛看不得林墨这么难受。

 

      “那我收养你。”何洛洛说。

 

      他咬了下自己的舌头——收养是什么鬼……一定是林墨窝在他怀里像只什么猫科动物一样给了他错觉...

 

      林墨却好像没在意,他眨眨眼睛看着何洛洛:“怎么收养?”

 

      “就..嗯,带你回家。”

 

      “然后呢?”

 

      “给你好吃的。”

 

      “还有呢?”

 

      “嗯…陪你玩,陪你写作业,陪你看电影”何洛洛被林墨盯得心跳加速,只好拿起放在一边的酒杯喝了一大口来掩饰自己的脸红,却在听到林墨下一句话的时候剧烈地咳嗽起来——

 

      “不标记我吗?”林墨说。

 

      “……”何洛洛好不容易才从一阵狂咳中缓过来,“什么?”

 

      “拥抱,牵手,亲吻,还有标记。”林墨说,“收养不是这个意思吗?”

 

      “不、不是吧..”何洛洛慌乱地说。

 

      “那算了。”林墨冷淡道。

 

      “那个..”何洛洛小心地问,“我们不是..纯友谊..吗?”

 

      “何洛洛。”林墨看着他。

 

      “你说。”何洛洛挺高兴,原来林墨并没有醉到忘记他是谁。

 

      “你是不是傻B。”林墨很委屈地说。

 

      ……还是醉了。

 

      何洛洛小声反驳:“我就算傻,也是傻A….”

 

      林墨不知道为什么更委屈了:“原来你还知道自己是A呢。”

 

      “?”何洛洛没明白。

 

      “第一次牵手,”林墨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何洛洛的手,“是我小时候假装摔倒骗你来牵我的。”

 

      “第一次接吻,”他点了下何洛洛的嘴唇,“是16岁暑假趁你睡着我偷偷亲的。”

 

      林墨深深吸了一口气。“还能怎样?我只把表白这一件事情留给你而已。不停强调纯友谊,也只是逞强罢了——否则,我喜欢的Alpha每天和我在一起,却从来对我没兴趣,好丢脸啊。”

 

      ……

 

      每听一句,何洛洛的嘴就张大几分,到最后,信息量过载,大脑立时宕机了。他看着林墨愣了好一会儿,直到林墨看不下去伸手把他的下巴推了上去。他猜,自己刚才一定很像林墨说的那个物种——但这些都不重要——何洛洛终于非常缓慢地消化了刚才那段话的前面几句,开始进行后半段的信息处理。

 

 

      他说什么来着……

 

      “…我喜欢的Alpha?”

 

 

 

 

 

12.

 

      酒吧店员忍了又忍,还是上前把那对吻得难舍难分的AO学生情侣给赶了出去。

 

      虽然扰人好事实在不厚道,但是酒吧有明文规定,不可以大量释放信息素。那个Alpha显然是过于激动,无法自控,味道大得连他这个Beta都闻出来了。

 

      不过看着两人走出店门的背影和紧紧相握的手,店员还是由衷地羡慕——真的好般配哦。

 

 

      其实家就在离酒吧的几百米不到,但对现在的何洛洛来说还是太远了,他拉着林墨的手钻进酒吧的后巷,又亲吻他好一会儿,才喘息着停下来。他借着昏暗的街灯看林墨的脸,林墨还有些微醺的懵,嘟起的嘴唇被吻得泛着水光。何洛洛看着看着,心底好像有无数个气泡,在不断地上升。他忍不住把林墨抱起来连转了好几个圈。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何洛洛每转一圈,都要说一遍。

 

      这下林墨不仅嘴巴红红的,眼睛也红了,兔子一样地咬着下唇。

 

 

      何洛洛停下来抱住他:“我以后,会主动抱你。”

 

      他轻轻地亲吻林墨的脸颊:“会主动吻你。”

 

      他的手探下去和他十指相扣:“会主动牵你的手。”

 

      他看向他的眼睛:“也会,主动和你表白。”

 

 

      “——我爱你。”何洛洛抵着林墨的额头说。“跟我回家好不好。”

 

 

      “嗯…”林墨小声答应了,在听到何洛洛下一句话的时候又脸红到了耳朵尖,搡了何洛洛一下,捂着脸跑走了。

 

      何洛洛站在原地,笑着自言自语:“我说的没错呀,有些事,是必须在家里做的。”

 

      他倒也不着急去追,因为他收养的小兔子跑的方向,不是家又是哪里呢?

 

 

 

      月亮渐渐升了起来,何洛洛嗅着空气中留下的Omega信息素,心情很好地望着林墨蹦蹦哒哒的漂亮背影。

 

      不晓得月宫里的玉兔知不知道,人间最近正流行着一个说法:

 

      小动物呢,如果太漂亮的话,就可以把他


      ——吃掉啦。

 

 

 

 

 

13.

 

      那么,让我们回到最初的话题:A和O之间究竟有没有纯友谊呢?我们来听一听本校摄影社林墨同学的答案——

 

 

     “何洛洛…嗯…呜…何洛洛你停一下..好不好…其实今天..啊,不要、不要碰那里…..呜..会有记者社的来..啊..采访..”

 

      ……

 

 

      纯友谊什么的,不存在的。


      ——来自本台记者前方发回的报道。感谢大家收看,我们下次再见。

 

Fin

 

 

 

 

 




 


      “何洛洛???刚才是不是有人敲门?”


评论(11)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