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么黄糖

【洛墨】纯友谊(ABO) 中

#ooc预警

#cp洛墨。文墨/文航情节预警,雷者慎

#前文先戳:





5. 

 

      旖旎的气氛被迫中断,空气里满是苹果泥散发出的发酵味,何洛洛手足无措地愣在原地,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刚刚自己都做了些什么。林墨慌慌张张地推他起来,下了沙发腿一软,差点没跪在地上。

 

      敲门声愈发急促。

 

      何洛洛忙扶林墨坐好,自己赶去开门。门外的孙亦航白着一张脸,刚想开口说话,被满屋子扑面而来的信息素熏得倒退两步,竟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好像是来之前被强制发情了。”林墨担忧地对何洛洛说。

 

      此时孙亦航已经被他们在林墨的床上安置好,何洛洛去买了抑制剂回来,林墨开窗通风拿湿毛巾给孙亦航降温,忙乱了好一阵,孙亦航的体征总算恢复正常,只是人还一直没醒,昏昏沉沉发着梦呓。

 

      “刚刚我出门看到几个鬼鬼祟祟的Alpha,不知道是不是他们。”何洛洛安慰地拍了拍林墨的肩膀,“幸好他正好路过我们家。”

 

      林墨没有说话,挽起孙亦航的衣袖继续帮他降温。孙亦航穿的是睡衣。林墨刚才还发现,他甚至连家里的拖鞋都没来得及换下。

 

 

      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忽地亮起,林墨看了何洛洛一眼,起身去阳台接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些许不正常的喘息,林墨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对方说话,只得先开口,小声地说:

 

      “你哥哥在我这,他没事。”

 

      那边的呼吸停滞了一下,却依然没有出声,直到林墨开始犹豫要不要挂断,展逸文低哑的声音才迟迟响起:

 

      “林墨,你能不能…过来陪我一会儿。”

 

 

 

 

 

6. 

 

      孙亦航是被争吵声闹醒的。

 

      何洛洛对于林墨这么晚一个Omega出门颇为不满,堵在门口不让他走。

 

      林墨最后无奈道:“何洛洛,你又不是真是我爸。”

 

      何洛洛泄了气,也是,林墨去找他男朋友,自己有什么立场阻止呢?

 

      他看着林墨在门口换鞋,还是忍不住去翻了个厚实的卫衣出来让林墨换下他的透视外套,过一会又勒令他回屋把短裤换成运动长裤。

 

      “好啦,”觉得自己就算不被Alpha盯上也有可能中暑晕倒在路边的林墨终于被允许出门,他走出去了两步,突然又转身回到何洛洛身边,安抚地拽了一下他的衣角,凑近他耳边说:“我去解决一点事情,很快就回来啦。”

 

      何洛洛心情好了一些:“那我等你。”目送林墨走远,回到房间,才发现孙亦航已经醒了。

 

      孙亦航头还晕着,看到何洛洛,迷糊间想起刚才导致自己失去意识的最后一根稻草好像是眼前这个人的信息素,不由得眯起眼睛,狐疑道:

 

      “你跟林墨..刚才怎么回事?”

 

       何洛洛挠挠头:“有点没控制住。”他不必向孙亦航保密。事实上,除了林墨,何洛洛的好朋友中谁会不知道他的秘密呢。

 

      孙亦航眼见何洛洛的脸越来越红,也不好多加责备,只是小声提醒到:“林墨都和我弟在一起了。”

 

      这话一出口,房间里又安静下来。何洛洛心里空荡荡的。他发现,孙亦航看起来好像也很失落。

 

      “你今天是怎么了?”何洛洛想起来问,“林墨说,你被强制发情?”

 

      孙亦航恍了恍神,自言自语道:“..强制吗...也不完全是…可能他以为是强制吧”

 

      “谁..以为?”何洛洛没听明白。

 

      “没什么。”孙亦航勉强地笑了笑。为了缓解尴尬,他转身去拿床头柜上的水喝,看到了摆放在那里的何洛洛和林墨的合照,两个人贴在一起笑得很开心。

 

      何洛洛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将相框拿起来看了一会儿,又找了布来擦拭。

 

      孙亦航默默地看他温柔地抚过相片里林墨的脸颊,看了两分钟,终于还是没忍住:

 

      “所以..你为什么一直不表白?”

 

      何洛洛把相框举到孙亦航眼前:“你看他,是不是笑得很傻?”

 

      孙亦航:“呃……”虽然这样在背后说朋友不好啦,但和其他争奇斗艳的Omega相比,林墨的笑容的确憨傻憨傻的呢。孙亦航盯着好朋友露出的两颗小龅牙心想。

 

      “他不仅看起来傻乎乎,”何洛洛把相框放回床头,“他实际上也很傻。”

 

      “……”孙亦航一头雾水:“可是…这和你表不表白有什么关系呢?”

 

      “嗯…”何洛洛觉得自己也说不太清楚,但他还是尝试着解释给孙亦航听:“有的时候如果…真的很害怕失去一个人的时候,会觉得,什么都不要改变会比较好。

 

      “你看,你弟和林墨在一起,但他们也可能会分手,分手之后,就算还能见面,展逸文也不可能再每天陪在林墨身边。

 

      “我不能冒这个险…他这么傻,没有我,他一个人要怎么过呢

 

      “何况林墨总是说,我们是纯友谊。”何洛洛苦笑:“就随他的意思吧。”

 

 

 

 

 

7.

 

      林墨赶到展逸文家时,已经接近午夜十二点。他敲了两下门,没人来开,便用藏在门垫下面的钥匙自己开了锁。

 

      房间里没有开灯,漆黑一片。林墨在玄关好不容易才摸着灯的开关,还没按下去,就被一股力量猛地拽到一边,踉跄一下,倒在了门厅的地毯上。他惊叫出声,但很快被覆上来的人堵住了唇舌,化成一声呜咽。

 

      “展..呜…唔..展逸文?”

 

      黑暗放大了人的感官,林墨被酒精味的吻堵到快要窒息,手腕在身前被有力地钳制,让他的推拒都失了力气。终于等到对方愿意放他呼吸,林墨小声吸着气,展逸文却又转而去舔吮他的脖颈和锁骨,发泄一般地用牙齿叼住那里细嫩的肌肤,林墨被弄得很难受:

 

      “疼啊..展逸文,停下..”

 

      他们交往以来,虽然偶尔也会试探着亲热,但一般都浅尝辄止,从来没有这样超过。林墨有点懵。

 

      趁林墨愣住的间隙,展逸文将他整个人翻转过去,他拽着林墨衣服的后领向后撕扯,勒得林墨忍不住咳嗽起来,生理泪水泛起,顺着脸颊滑了下来。直到身后火热的呼吸逐渐接近了后颈某处,林墨才终于意识到对方想要做什么,再次奋力反抗起来。

 

      “放开我..”林墨急得哽咽,一天之内两次被不同的Alpha掌控身体最脆弱的地方,但这一次却只剩下了恐惧。

 

      “别拒绝我,”展逸文的声音有些颤抖,“我不是你的男朋友吗。做我的Omega吧。”

 

      “不..不要..”林墨不停地挣扎着。

 

      展逸文压着他,好像必须要完成一项任务似的,用力地控制着林墨:“你别动,别动好吗…”

 

      他抱住林墨,像一个快要溺水的人死死地抱着一棵悬木。

 

      “求你了。”展逸文说。

 

 

      林墨不动了。

 

      他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啪嗒砸在他裸露的肌肤,一颗、两颗,接连不断地落下。

 

 

      “求你了...”展逸文带着哭腔又说了一遍,手上却不再用力。

 

      他的嘴唇已经贴着林墨泛红的腺体,左右摩擦,却迟迟没有用牙齿去刺破那里。林墨安静地躺着,听着展逸文像只受伤的小兽一样压抑地呜咽。

 

      又有更多的泪水落了下来流到了他们肌肤相贴的地方,林墨觉得身上和心里都湿漉漉的。

 

      他又等待了许久,身上的重量终于离开,林墨小心翼翼地翻身起来,去开了门厅的灯。

 

      展逸文家的状况很不好,地上有酒瓶,还有一些玻璃杯的碎片。林墨忙活了一阵才把它们都清理好,又坐回从刚才起一直在发愣展逸文旁边。

 

      “还好吗?”林墨问。

 

      “对不起,”展逸文把脸埋进手掌里:“对不起,林墨。”

 

      “你是最好最标准的Omega。”展逸文看起来很沮丧,“但是我除了他,好像怎样都不行。”

 

      “男孩子不可以随便说不行哦,”林墨试图缓解气氛:“你哥哥经常说的。”

 

      展逸文咧了下嘴角,看不出是笑还是哭。

 

      林墨靠近了一些,将展逸文的头按向自己的肩膀,像妈妈抱着孩子一样,轻轻地拍打着他的背。

 

      “实验结束了,”林墨在展逸文耳边说。“去和他讲清楚吧。”

 

 

 

 

 

8.

         

      孙亦航狠狠打了个喷嚏。

 

      他晃晃脑袋,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他的头到现在还是很晕,导致他花了比平时多几倍的时间来思考何洛洛之前说的话。越想越觉得,心里有些酸涩的、无法消解的难受。

 

      “可是,”孙亦航声音闷闷的:“你有没有想过,即使什么都不改变,他还是会离开你。”

 

      何洛洛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会呢?”

 

     “有的人啊,你们从小一起长大,小的时候无忧无虑,以为能永远像那时候一样好好在一起。”孙亦航说,“可是长大了,总会走散的。”

 

 

      “……为什么?”何洛洛问。

 

      “因为这世界上,会出现对他来说,比你更重要的人啊。”孙亦航叹了口气,“总有一天他会明白,他的世界并不是只有哥哥…呃,并不是只有你。到那时,悄悄离开才是对他最好的保护吧。”

 

 

      何洛洛沉默了。他看着床头柜上的照片,陷入了沉思。

 

  

      “如果我…”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他终于又开口,喃喃道,

 

      “如果我不想离开呢?有什么方法吗”

 

 

      “有,” 孙亦航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那就一辈子,做他最重要的人。”






tbc.






最近并没有什么心情磕西皮,但还是滚来更新了,请给我爱的鼓励

_(:зゝ∠)_

评论(15)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