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么黄糖

【方墨】蛋糕要不要

#十分短小的生贺因为实在没时间写很抱歉啦随便吃一吃吧

#勿上升




      ***

      逗男朋友总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

 

 

      林墨悠哉悠哉捏着细勺柄,从盘底刮走了最后一点蛋糕,一大块奶油堆积在银勺的边缘摇摇欲坠。

 

 

      “要不要?”

 

 

      在方翔锐眼前左晃晃右晃晃,满意地看到他随着自己手的动作摆动着头,那双望向自己时总是很深情的眼睛,此刻却紧紧盯着这一小块蛋糕,像只等待投喂的大型犬,露出渴望的眼神。林墨都觉得好像听见对方喉咙里委屈的呜汪呜汪声了。

 

 

      “林墨,林墨。”大型犬的前爪搭在林墨肩头,微微用力,急切地低声呼唤。

 

 

      勺子绕了一圈还是回到了林墨的嘴边,林墨张开嘴,迎着方翔锐炽热的凝视——一口把蛋糕吞掉了。

 

 

      看着眼前人一瞬间的不可置信,林墨慢条斯理地咽下最后一点蛋糕。

 

 

      然后微微咬着下唇,无辜地看着对方。

 

 

      “怎么办,没有了哦。”

 

 

      偷偷瞄了眼墙上的钟,时针分针就快要相遇。

 

 

      再把注意力放回来时,发现对方盯着自己的眼神似乎有些危险的变化。

 

 

      还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一片阴影袭来,突然被扑倒舔了嘴角。

 

 

      低沉蛊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骗人,这里…明明还有。”

 

 

      温热的舌尖趁惊讶的瞬间强势探入,霸道地逡巡一圈:“还有这里面…”

 

 

      炙热的气息逐渐向下,一路顺着微微跳动的颈动脉向下舔舐,停留在锁骨细细地啃咬:“还有这里,也好甜…是不是也藏了一点…”

 

       ……

 


      定好的闹铃突兀地响起,扰了一室缱绻。方翔锐不打算理,林墨却用尽全身力气勉强抵开已经开始试图掀开自己衣服寻找“蛋糕”的方翔锐,关掉闹铃,然后,从沙发背后取出藏了一天的漂亮的蛋糕盒。

 

 

      “生日快乐,男朋友。”

 

 

 

 

 

 

      ——大型犬男友狼变什么的,真的很可怕。

 

 

      再一次因为长时间接吻而严重缺氧的林墨,捧着盒子有点懵。

 

 

      “吃蛋糕吗?”终于得到一个喘息的空隙,他小声地问。

 

 


 

      “不吃蛋糕了。”

 

 

      方翔锐扬起一边嘴角,突然显露的梨涡像是酝酿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甜蜜阴谋——

 

 

 

       “吃你。”

 

 

 

 

 

 

Fin

 

 

 

P.S. 精心准备的生日蛋糕后来当然还是派上了各种各样的用场——完全没有浪费呐,勤俭持家的林小墨同学表示很欣慰。

 

 


 

 

小然生日快乐啦~~


评论(6)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