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么黄糖

【洛墨】 宿舍清晨

#勿上升



1.

      何洛洛把林墨压在身下的时候其实还没醒。

 

      上海的冬天来得早,10月末的温度已低到足够他出门穿上最喜欢的卫衣再加一件厚厚的校服外套。于是眼前人的挣扎导致从被窝缝隙争先恐后涌入的冷空气在此刻显得异常过分。

 

      “别闹…”何洛洛皱着眉头把每一处被窝边角仔细地掖好。

 

      ——接着他才发现,凉的不仅是空气,还有身下这个人。

 

      是林墨。

 

 

      保持着暧昧的姿 势大眼瞪小眼了两秒之后,何洛洛首先快速检查了一下房间的状况:

 

      没有摄像头跟拍。门是关着的。

 

      他没有细想为什么自己要去检查这些东西,只是松了口气,而后闭上眼睛开始思考——至于为何要维持这个姿势进行思考,也许是出于维护案 发现场之类的心理,他莫名觉得不能让怀里这个人跑了。

 

      而且,这样…还挺舒服的。就算一直被吐槽也依然喜欢收藏毛绒玩具的原因不就是抱起来舒服吗。现在这一个手感就很不错,而且摸一下还会发出细小的奇怪又可爱的声音,很高级。

 

      他继续思考——别人都说他反射弧比较长,但其实只是他想的事情比较多——所以回到刚刚要想的问题:为什么林墨会在自己床上。

 

      ……???林墨?在?我床上?

 

 

      突然清醒的何洛洛一下子撑起手臂,林墨被他动作吓了一跳,下意识做了护 胸的动作,两只细胳膊交叠放在胸前。

 

      何洛洛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之前半梦半醒的记忆忽地一下子涌进大脑。

 

 

2.

      几分钟前,似乎是有人偷 袭他,把冰凉的手塞进被窝贴上他温暖的后背。

 

      他一把握住那只想要逃走的细胳膊——那感觉很是熟悉,他总想把那个人拽到离自己更近的地方。只是之前的宿舍他睡上铺所以才常常让那个人逃了。

 

      这次可没那么好运,被搅了清梦的他力气大得出奇,三下两下把挣扎的对方扯进被窝压住,却在打算好好教训他一顿之前就又陷入了浅眠。

 

      ——所以,就是现在这么个奇怪的状态了。

 

 

      眼前人显然对目前的状况也是懵的,看向何洛洛的表情带着点小心翼翼,似乎在确认他有没有生气。然后,伸出一根手指轻轻他左侧胸肌上方的位置戳了一下,似乎这样就能把他推开似的。

 

      感受到指尖的冰凉,何洛洛这才想起自己没穿衣服——luo睡是从小养成的习惯,这时却仿佛很不合时宜。臊得他想立刻拿什么东西遮挡一下。

 

      于是他也就这么做了——他把被子拉过头顶,将自己和林墨一同罩在里面。

 

      林墨:“……”

 

      何洛洛:“……”

 

 

3.

      极其昏暗的光线和近在咫尺的温热呼吸让何洛洛有些心慌。

 

      林墨现在头发长长了很多,何洛洛恍惚想起来,第一次见到林墨还以为他是女孩子,手细脚细的一个瘦条儿,何洛洛觉得自己单手就能把他拎起来。

 

      后来有次林墨踩了他最喜欢的一双鞋,何洛洛把他拦腰抱起来威 胁要把他从楼上扔下去,那时候觉得,自己一个手臂就能环住他整个腰了。

 

      ——就像现在这样,把他圈在手臂之间,他就哪都去不了。

 

 

      林墨终于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挣 扎,像条鱼似的扑腾,他轻轻地叫:“洛洛…”,却推不动。

 

      现在这光线很像他们平时玩的小黑 屋游戏。在那种游戏中,只要何洛洛在黑暗中捉住林墨,就绝不会放手。

 

      我们是在做游戏吧,何洛洛想,可又好像有什么不一样的。

 

      男生在每天早晨特有的某种冲动此刻因为怀里人的扭动而愈发不可控制。何洛洛感到自己心跳加速。

 

      他在黑暗中仔细看对方的脸,却看不太清,只能大概地看到一双惊慌失措的眼睛,和一直在小声叫他名字的嘴。

 

      “洛洛,何洛洛…”

 

      何洛洛想让他别叫了,但喉咙仿佛被身体里蓦地升腾起的一团火烧哑了似的,发不出声音。

 

      “你别这样压着,难受,何洛洛…”

 

      ——不要再这样嘟着嘴唇叫我名字了。

 

      “放开,洛洛…嗯……”

 

 

      就是在索 吻吧。

 

      在镜头前跳到我身上就是想我多抱你吧。

 

      ——那就都满足你。

 

 

4.

      奇怪的念头在脑海中一形成就疯狂烧成一片,反应过来的下一秒已经付诸实施。

 

      冲动地将自己的嘴唇印在对方干燥的唇上后,何洛洛其实不太懂该怎么做,只能循着本 能轻轻摩 擦。手却无师自通地撩起林墨的衣服,在腰侧和后背徘徊。

 

      明明刚刚是带着满身凉意来偷 袭他的人,此刻身体却热得发烫,烫得何洛洛指尖都发痛。

 

      在此之前何洛洛并不知道,接吻可以是一件这么刺 激的事,原来仅仅是嘴唇相碰也可以把人点 燃。密闭空间里,一切感 官体验都被无限放大,羞耻的声音在狭小的空间里相互碰撞,他听见吞咽口水的声音,呜 咽声,耳畔砰砰作响的心跳声,还有自己越来越粗重的喘 息声——也可能是林墨的。

 

      一切都朝着太过危险的方向发展,也许会失 控,或许这不对,不应该,不道德。

 

      可去他的,他只知道这一刻他根本不想停下来——

 

      “嘶…”

 

      唇上突然的痛感牵动神经,轻微的缺氧使得太阳穴突突地跳。

 

      何洛洛还没来得及看一眼林墨的表情,林墨就已经在他分神的瞬间挣开他下床跑走了。

 

 

5.

      在被窝里吸光最后一点氧气,濒临窒 息的何洛洛终于鼓起勇气从刚才那个旖 旎的世界里探出头来。早晨清冽的空气瞬间充满他的胸腔。

 

      何洛洛舔了舔下唇。他有些迷茫。

 

      他从未想过X虫 上脑这个词会跟自己有任何的关系,可又必须为刚刚的一切找一个合理的解释。

 

      ——很多事情没有静心整理过,在这个慌乱的清晨却逐渐清晰:

 

      是因为可爱吗,总是想起他。吃个烧烤看到香肠玉米,都能联想到他拉筋时候忍着疼的模样。

 

      出外景到礼品店第一个想着要给他带礼物,看到什么都想给他买买买,而且要买最好的。

 

      在池边一捧一捧泼水到自己腿上,凉凉的痒痒的,忍不住录制一结束就把他在泳池里扑 倒。

 

      作为金牛男虽然不缺钱也超节省,但他说要买裤子就立刻掏钱包。他还说要还钱。并不想让你还,送你好了。

 

      随口提了一下冷就送来校服外套,忽略那句傲娇的“校服外套不好看我才不想穿”,他是很关心我的吧,很感动。

 

      还有在他感冒撒娇说“何洛洛你要对我负责”的时候心跳漏的半拍。

 

      太多了。

 

      ——所以,是怎样呢。

 

      ——是因为…喜欢吧?

 

      ——是因为喜欢,才会做出这种奇怪的事情。…以后也还想要继续做。

 

      ——是因为喜欢,才为了他放下很多自己的小原则,付出得到一点回报都会好开心。

 

      ——是因为喜欢林墨吧。

 

      ——嗯,没错。

 

 

6. 

      在这样一个平凡的早晨,得出了一个平凡的结论,何洛洛心情很好。

 

      他爬下床,打开窗,对着上海并不怎么明媚的天空,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今天,也是很美好的一天呢。

 

 

♪ cause when you're around, I can fall in love everyday, everyday ♪

 

 

 

Fin.

 

 

 

 

 

 

附赠小段子二则:

 

1.

 

      知 乎问题:清早撩 骚被一直暗恋的同事强 吻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用户 独孤方少侠 回复: 哦 知道了 来开黑不?

 

      用户 是狮子不是软糖 回复:这有什么关系,你也强 吻他就是了

 

      用户 在霓虹遇见猫 回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们不要到我床上乱来

 

      用户 不跳极乐净土 回复:撩 骚?是什么

 

 

      a week later

 

      匿 名用户 回复:……原来你…一直暗恋我?一个星期不理我,还以为你生气了。对不起,是我反应太慢

 

 

      *该问题已被题主删除*

 

 

 

2.

 

      墨酱:何洛洛你快看微博评论里有人叫你大奔老公哈哈哈哈哈哈哈

 

      社长:哦。大奔……什么?

 

      墨酱:老公

 

      社长:嗳~(高兴脸)

 

      墨酱:???





一个小后续戳这


评论(23)

热度(204)